菲菲♠スタミュ好き

大家好,我是都塚 菲
不用客氣想怎麼稱呼我都可以
但是請別用大大或太太稱呼我(我會害羞
是個還不成熟的寫手、Coser

本命:保志總一朗、百(i7)
希望可以和大家多多交流
文章也非常希望可以給些回應,能被人喜歡真的很開心W

目前創作的方向:飆速宅男、排球、黑籃、Free、刀劍亂舞、アイナナ

CP:東卷、山坂山、福荒
CP:大菅、月山、及岩
CP:黃笠
CP:遙真、伶渚伶
CP: 小狐三日、燭俱、鶴俱、安清安、一期三日、鶴ㄧ、浦亂
CP:ユキモモ(千百)バンモモ(万百)、54、23、63、樂紡

FC2 > http://hoshifuji.blog.fc2.com/ 有肉基本上都會放這裡

【アイナナ/バンユキモモ】幸福進行曲

 趁著明天20章故事,先來發個。

希望官方打我臉www 

不打TAG所以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看下去。



*三部19章捏他,妄想結局

*不能接受千百+萬百的請不要點開,千百主




我只是想寫百百被兩個帥哥疼愛的劇情,他真的犧牲太多了。









以上都可以接受再往下繼續看。







單人病房內躺著的是一臉安詳的大男孩,百。


不久前,他被囚禁在月雲的高級公寓中,身旁還有幾個大漢抓住他靠在外頭陽台,百整個身體一半都在外頭,鬆手百會直接往下墜落。


千跟警察趕到現場時百正從上頭落下跌落下來,發出可怕的撞擊聲。


百滿身鮮紅倒臥在地上臉色蒼白、呼吸急促,隨後跟上來的醫護人員趕忙上去檢查百的狀況,將人放到擔架上抬到預備在旁的救護車上。 


千隨後趕到醫院,急診室的紅燈依舊亮著,他坐在椅子上等候醫生出來。


不一會,經紀人岡崎也趕到現場,坐到千身旁;剛才他代替千到警局做筆錄才過來,這次百發生這種情況都要怪他沒有察覺到狀況。


百前陣子不斷四處奔波周旋,還給他買了一些胃藥跟精神飲料,連千的一些習慣都告訴他。百顯少讓他操心,千反而讓他花了大半精力在照顧他工作上。


這些異常的反應都沒讓他察覺到,這還真是經紀人失格。


現在他的工作可不是垂頭喪氣,先是要讓旁邊的藝人,千,振作起來。


「千,百一定沒事的。」

「おかりん⋯⋯」

「百那麼健康絕對可以渡過難關的!你們還沒實現跟我的諾言呢!」

「⋯⋯哈哈,說得對,所以要是百敢丟下我的話,不管是哪裡我一定會去抓他回來。」

「這些話等到百醒來再親口跟他說吧!」

「不、太羞恥了⋯⋯」

「啊!紅燈熄了。」


紅燈熄滅後,不一會醫生從裏頭走了出來,看著他們問「你們是病人的?」

「達令。」


醫生狐疑的打量千,卻被千一把抓住,臉上寫滿了擔心和焦急。


醫生解釋了百的狀況,病人急性酒精中毒他們已經先幫他處理了,已經沒事了;百從高樓墜落,所幸他運氣好僅是雙腿骨折體內器官神經都沒事。


養好傷後好好的復健就可以活動了,短期內要跳舞可能還是得斟酌一下。


病人身體虛弱,如果可以請不要太多人來打擾他。

這幾天都還在觀察期,要是能清醒過來那就是沒事了;萬一病人一直沒醒來,可能就得再動手術急救了,這時候得做好病人隨時會離開的心理準備。


醫生交代完畢,百戴上呼吸器從急診室內被推了出來。


醫院安排了最高級別的單人病房給百,岡崎觀察了百的情況拿出他們的行事曆開始聯絡各方工作,調配了千跟百的工作行程。


岡崎把空間留個他們兩人,現在的他需要處理的事情可多著呢!


千搬了張椅子到病床旁邊,百虛弱的樣子,除了一開始同居百為了他們的生活費而過度操勞昏倒送醫那一次;再來為了不讓千擔心,除了重感冒之外百沒再去醫院過。


這次,因為他的緣故,百久違的再到醫院。如果可以,千並不希望看到百這個樣子。


千沒有告訴任何人百住院的消息,就連百被監禁甚至意外墜樓的消息也封鎖起來;現在媒體新聞的消息都是關於Re:vale要解散、兩人不和的說法也再次被當成熱搜關鍵字。


馬上就要到醫生說的最後期限了,百依舊沒有任何動靜,千握住了百的手開始從百住院後每天晚上都會做的事,告訴百他今天的行程還有發生的有趣經驗;平時都是百在說,現在換他來說給百聽。


「百,已經是最後一天了,再不醒來我就要去那個世界找你了喔!你捨得丟下我離開嗎!」近乎崩潰的聲線,好不容易才從鬼門關救回他的搭檔,如今他的百又要遠離他。


「......ユ、キ......」


千急忙按下呼叫鈴,等候醫生進來替百檢查。


醫生看完百的狀態,說明百已經脫離危險期,只要靜養條理身體就可以恢復了,靜養期間禁止激烈運動。


「不要⋯⋯哭⋯⋯百百,沒事喔⋯⋯」

「我沒哭,百明天想吃什麼?」

「千做的都好⋯⋯」

「好,快睡。」

「嗯⋯⋯對不起⋯⋯」眼皮沈重的閉了起來。

「笨蛋⋯⋯。」連這種時候都要跟他道歉,到底是要自我犧牲到什麼程度?


千打電話聯絡岡崎,告知他百已經清醒了,希望明天他可以送點白粥過來。


千委託岡崎代替他照顧百,他則是讓其他經紀人代替岡崎陪他去工作,這次他的新劇是跟mezzo合演,他擔任男主角。


他的前任搭檔兼好友代替Mezzo前來拜訪他,千思考是否該跟萬理說百的事情,於公這消息不能告訴對手事務所、於私他覺得應該讓萬理知道。


「千,你最近有收到百くん的消息嗎?」

「百他去小旅行了,說是要放鬆一下。」遲疑了一下,千最後選擇隱瞞,他不能讓更多人知道這件事情,尤其是現在百不能被打擾;也是不好讓好友再額外操心百的事情,百本人更是不會原諒他自己。

「這樣啊,他沒事就好。」回想起百最後一次給他的留言,彷彿是在說要離開千把Re:vale還給他;再此之後他就沒再收到百的訊息跟電話。


出自於私心萬理只能透過千來得知百的消息,本以為可以探聽到風聲結果期望落空,千也沒辦法聯絡到百。


叩叩。


千休息室的門被他的經紀人推開,對方看了一眼大神萬理本來開口的嘴停頓下來。


「我先回去了,今天mezzo也請多多關照了。」

「嗯。」萬理見狀立刻起身離開,畢竟他可是別家事務所的員工。雖然看到非岡崎的經紀人,讓萬理遲疑了一下。

「千さん,警察那邊來通知了,需要你去一趟。」

「我知道了,等下工作結束順路繞過去。還有我要回家拿行李。」

「知道了,那麼我先通知岡崎さん。」

「謝謝。」


千工作結束後趕到了警局,再次做了筆錄才離開。


他回到家中帶了自己跟百的換洗衣物,才啟程前往百的病房和岡崎交班。 


百吊著點滴注意到千進房後開心的跟他打招呼。


百在床上躺了幾天,恢復力強的他已經可以不用氧氣罩了。


「身體狀況如何?」

「有達令的照顧,當然好很多了!」

「嗯,傷口會痛要說。」

「好~~」

「幫你帶了衣服過來,只有放在我家的那些而已。」

「那些就夠了!謝謝千!抱歉給你添麻煩了⋯⋯」垂頭喪氣地說,他完全不想讓自己造成千的負擔、連這次也是為了保護千跟可愛的後輩們,才去跟月雲了打交道,可惜對方已經不再信任他,並陷入危機。


百的手機也被月雲拿走,根本沒辦法求救,無力掙脫箝制他的枷鎖,只能任由陌生人不斷灌他酒。

儘管習慣了應酬的百也不習慣這麼胡來的喝酒方式,刺鼻的酒精味嗆的他緩不過氣來。

最後他恍惚中感受到自己不斷下墜和夜晚空中冰冷刺骨的寒風拂過他、伴隨而來強烈的疼痛感,再來自己就失去意識。


當時後他眼前出現了這些年跟千還有粉絲時代的萬理的回憶畫面;尤其是千為了他而爆出真心話的畫面更是深刻。 


他感覺到自己走在黑暗之中,毫無目的地行走,四周安靜無聲任他怎麼喊叫都沒有回應。


突然頭上感受到水滴,還聽到千的聲音,悲傷的氣氛從上頭傳來,本來黑暗的世界也出現其他顏色、千的臉就在上頭。


為什麼要露出這麼悲傷的表情呢?

聽到他呼喚的千終於停止落淚,百更能看清四周的環境,他不在處在黑暗中而是純白的房間內。


聽到千說他沒有哭還胡亂擦去淚痕讓百安心不少,他不記得千接下來問了什麼他怎麼回答,百只想跟千道歉。


因為自己的緣故讓他傷心難過、不能遵守承諾陪在他身邊,說要保護好Re:vale也沒能做到。


但至少他保護好他們的後輩們,千也會因此而高興吧?


「百,康復之後搬來跟我住吧。」

「欸?!這怎麼可以!太打擾千了啦⋯⋯」

「要是百不答應,我現在就打電話給萬說你為了保護他們家孩子們差點沒命的事。」千拿起手機找到萬理的通訊號碼,指頭正停在撥通鍵上方。

「我、我知道了⋯⋯」

「好,在這裡簽名不然到時候百反悔。」


千拿出白紙,大半部被遮住只露出簽名欄位要百簽名,百無可奈何下簽上自己的名字才發現他簽的是結婚證書。


* * * 


另一方面,IDOLiSH7事務所



「萬理先生!你知道百前輩最近去哪裡了嗎?」陸慌張的跑到事務所內,身後跟著是一織。

「百くん聽說是去旅行了。」萬理專注在眼前的工作上,口頭上回應了陸。

「旅行嗎?原來剛才那番話是玩笑話嗎?」聽到萬理的答案陸安心下來。

「拿人的生命開玩笑也太惡劣了吧。」

「發生了什麼事嗎?」萬理察覺到一絲的異樣,從電腦螢幕移開視線,主動詢問了。


剛才在電視台的一織跟陸碰到了月雲了,他一看到陸就親近的套近乎,一織雖然立刻起身擋在前面對方卻像是對他沒興趣無視了他。


月雲笑著說出意味不明的話就走了,他說「希望你不要跟百一樣讓我失望喔。啊!不過可能再也看不到百了有點難過呢,畢竟我們可是朋友啊⋯⋯哈哈。」

「等等,你說的再也看不到是什麼意思!」

「就是世界上不再有百這個人,也就是上天堂囉!不過百上的了嗎,哈哈哈。」 月雲留給陸和一織他高挺孤獨的背影,手插在口袋裡,握緊了一支手機。

「一織。他在說什麼,他的意思是百前輩死了嗎?」

「七瀨你冷靜點,我們先去問萬理先生,搞不好那是那人一貫的態度。」一織雖然震驚,但還是冷靜的做出決定。


萬理聽完了兩人的描述,加上前幾天千詭異的態度感覺有什麼隱瞞的事情。 


「放心,百くん他沒事的,你們不要放在心上。你們餓了嗎?要不我弄點東西給你們吃?」先是安撫可愛的孩子們,巧妙的轉移他們的注意力。

「哇啊,真是太感謝了!」


萬理捲起袖子做了簡單的便當給兩個小男孩吃,心裡盤算著要怎麼從千哪裡套出實話。 


「我們回來了!」三月的聲音先出現,隨後的是虛弱的大和跟扶著他的六彌。 

「歡迎回來,大和哥怎麼了?」

「普通感冒而已,不過我們剛才看到了千前輩也在哪裡,似乎沒注意到我們,希望不要生病就好了。」

「你們有注意到他去幾樓嗎?」

「11樓!」 

「謝謝,我還有事先走了。」大神萬理問完資訊抓起外套跟車鑰匙就開往三月他們碰到千的醫院。


那家醫院算是藝人們都會去的,不外乎是他們家病人隱私部分做的很好,而且提供的醫療服務也不輸給其他大醫院。 


千這個室內派的男人會去醫院看病的可能近乎零,況且身旁沒有百陪伴他更是不會踏入這種地方,除非是百出了狀況或是岡崎。


後者的可能是零,昨天他們兩人才碰過面,那麼剩下的人選就是百了。


剛才聽到月雲的那番話他的內心非常不安,沒有看到本人他沒辦法安心下來。千也不像是搭檔離開的樣子,所以推斷百受傷送醫的可能性很高。


「啊,大神先生,這麼巧碰到你。」

「岡崎先生,你也是來探病嗎?」

「嗯,順便去跟千說他這個禮拜的行程。」

「那就一起過去吧?」


才剛踏入電梯內就碰到了岡崎凜人,萬理利用了這點順利跟在他後頭來到了12號病房口。


「我來了,千。」

「おかりん,百才剛⋯⋯萬?!」千聽到岡崎的聲音走了過來,卻在看到他身後的好友愣住。


為什麼萬會出現在這裡?他什麼都沒告訴他啊。


「欸,啊!我以為⋯⋯抱歉,千。」 岡崎察覺到千並未告訴萬理百的消息,他這樣做變相曝光了他們一直隱瞞的事情。 

「不,萬遲早也會知道,進來吧。」 


萬理跟著千走入房內,裏頭正播放他們的專輯,床上躺的是看不出朝氣異常虛弱的百。


「百くん怎麼了??」萬理第一次看到如此虛弱安靜到不行的百,平常總是跟醫院無緣的大男孩,很難想像他這一面。

「⋯⋯現在沒事了,醫生說要靜養。」千沒有說出百差點離開的事情,他不確定好友能不能接受,也不能確定自己會不會因為談到那件事而爆走。

「他替你擋刀嗎?」從千以往的慣例來猜測最有可能的答案。如果他猜中了鐵定先狠狠揍千一頓。

「⋯⋯不。」千握緊雙拳隱忍憤怒的情緒。

「我可以看看百くん的狀況嗎?」萬理看出千猶豫不肯回答放過了他。

「請。但是百不希望你來探望他,所以不能待太久。」

「⋯⋯好。」


萬理走近百的病床旁邊,手輕撫著百蒼白的臉頰。


「千⋯⋯救、我⋯⋯好可⋯⋯怕⋯⋯」

「沒事了,我在這裏。」萬理握住百的手安撫他,究竟是夢到什麼事情才讓他發出如此無助的聲音。

「我不要喝了⋯⋯咳咳⋯⋯」

「不喝的。安心吧。」

「抱歉⋯⋯抱歉⋯⋯抱⋯⋯歉⋯⋯」

「沒事的,沒事。」萬理感覺心整個揪在一起,從沒有如此感受到自己的無力。

「嗯⋯⋯我,保護了陸他們了⋯⋯千⋯⋯」

「做的很好,現在睡吧。」


在萬理溫柔的聲線下百不在皺眉,安穩地入睡。


萬理放開百來到從剛才一直站在一旁默默看他們的好友身旁。


千絕對隱藏了什麼,現在的他不是小鳥遊事務所的事務員,而是大神萬理。


「千,告訴我實話。」

「⋯⋯不關萬的事。」千的話刺痛著萬理的心,他確實沒資格過問百的事情。

「百くん都這樣了,他到底發生什麼事?」

「夢到惡夢吧,最近挺容易有這種狀況。」千語氣平淡到彷彿再說件稀鬆平常不過的事。

「⋯⋯跟月雲有關對吧?」此話一出,本來淡定的好友也不可避免的動議了

「沒有。萬你該走了,明天還要送mezzo去片場吧?」

「我現在就只是單純的,大神萬理。不是事務員的萬理。」

「おかりん、幫我送萬離開。」千不想談到百的事情,就算是萬理也一樣。他也答應百不告訴萬理事實,今天萬理會來已經超出他預料了。

「大神先生這邊請。」

「⋯⋯好,今晚打擾了。」

「百恢復前都別來探望了,他不想讓人知道他受傷的事情。」

「嗯,抱歉我打擾了,明天見。」


大神萬理最後再看了床上的百一眼,離開了病房。


「おかりん,你覺得我該跟萬說嗎?」等到岡崎凜人回到病房,千頹喪的詢問他。

「千。為了讓百可以不要再那麼不把自己當一回事,我覺得告訴大神先生是必須的。」岡崎也贊同應該要告訴萬理事情真相,百每次都一個人擔下所有事情,誰來幫助他、誰又來在他難過的時候給他一個懷抱?

「好。該反擊了。這次由我來守護Re:vale」


腦袋中突然靈感爆發,千迅速將浮現在腦中的音符寫在五線譜上頭,岡崎則是悄悄傳了訊息給萬理。


剛才他送萬理離開醫院時,被萬理說動,為了保護自己珍視的藝人們,他也必須要站出來。


千隔天約了萬理到他家,將事情緣由全部告訴對方,自然也包括百差點被害死的事。


萬理聽完險些捏碎手上的紅酒杯,答應千要幫助他完成推翻月雲專制的情勢,況且百受傷這邊帳他們也會向他一併討回來。



 * * *


「百くん,早安啊。」

「早安⋯⋯」百睜開眼睛看到萬理帥氣的臉蛋,小鹿亂撞了認為自己還在夢中。

「想吃點什麼嗎?」溫柔的輕撫百的頭髮

「漢堡⋯⋯」既然都在夢裡,那麼他任性一下也沒關係吧?

「等你康復想吃多少都可以。」

「萬さん真溫柔,超級帥。」

「有了萬就不要我了?」

「千可是百百的SPDL呢,怎麼會不要你?」

「那就好。」

「這真是我做過最美好的夢了,如果可以真不想醒過來。」

「這可不是夢喔⋯⋯百くん。」萬理抬起百的下巴,在他的臉頰上親了一下,隨後千也不甘示弱的在另一邊親了百。


百腦袋當機,為什麼他們會親他,萬理也不可能會出現在房內。


這是什麼狀況?他不是都簽了賣身契(?)為什麼萬理會在他的病房內出現?


「欸欸欸欸?!為什麼萬さん會在這裡!!?」

「因為我聽到百くん的悲鳴了。」

「欸?!啊,這個啊⋯⋯是我不小心摔倒所以才來住院的喔⋯⋯沒事的⋯⋯!」誤以為是看到他打上石膏的雙腿,急忙想要解釋原因,不想讓萬理替他擔心。

「百,萬都知道了。」千替百將床升高讓他可以靠在自己的懷中。

「欸??千不是答應我不會告訴萬さん的!!」

「百くん不肯告訴我,讓我好受傷喔⋯⋯」

「不、不是啦⋯⋯這種事情不需要讓萬さん知道。讓萬さん自責可不行。」

「百くん,你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做?」

「⋯⋯抱歉⋯⋯」

「我沒有要你保護那群孩子吧?為什麼要這樣不把自己當一回事?是因為千嗎?因為千的關係吧。」

「喂、又是我的錯嗎?」

「所以說在百くん還沒康復前,我就暫時住在這裏了。」無視千的抗議,萬理湊近百面前,露出笑容。那笑容百從沒見過,萬理從不會露出這麼無感情的表情,可見對方真的生氣了。


百背後有千在前方又有萬理接近他,自己進也不是退也不是,他不知所措看哪裡都不是,內心祈禱上天解救他脫離窘境。


此時,房內出現第三道聲音,百彷彿看到奇蹟出現的看向聲音來源。


「早安,千,大神先生。百好點了嗎?」

「啊!おかりん!快點救我啊啊!」

「看到百有元氣真是太好了呢,我還沒跟你算獨自面對月雲的事呢?」

「嗚⋯⋯」這次連岡崎也不站在他這裡,看來這段地獄般的日子要好一陣子才會結束了。

「康復後可是要接受我的說教喔,做好心裡準備吧!」

「還有我的喔,百くん。」

「別以為沒有我的喔,百。」

「⋯⋯我知道了,對不起讓你們擔心了,我保證不會有下次了!」

「還敢有下次?」千捏著百的臉頰,百竟然還想有下次?!

「不敢了!!」再三道歉後千才肯放過他的臉頰。

「啊,我剛好剛才拿回來新歌的Demo,放給你們聽吧?」岡崎想起來他來這裡的主要目的,是把千之前給他的音源調整成他所需要的樣本。

「那我先回去了,晚上會再過來探望百くん」

「萬,你拿回去聽吧。我想拜託你一件事,詞可以請你填嗎?」

「填詞⋯⋯?」平時總是詞曲全包的千竟然要讓他作詞,可見這首歌一定有什麼特別之處。

「嗯,聽完你會知道原因的。」


大神萬理收下錄音帶,簡單的跟百告別後在車上按下了播放鍵,輕快的旋律在車內響起,整首歌都像是在說千的決心、他要保護百,要保護Re:vale。


還真是丟了個艱難的任務給我呢,千。 


萬理在最後期限內交出他的歌詞,還跟千抱怨一番,要不是為了百他才不會接下這吃力不討好又沒工資的工作。


「謝啦,萬,再麻煩你最後一件事可以嗎?」

「你又想幹嘛?重新回去Re:vale我可不答應啊。」

「不是,我是想跟你一起唱這首歌給百聽。」

「千⋯⋯你真的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萬理放下他的酒杯看向好友,這首詞是他將自己的心意全部寫了下來,近乎求婚的歌詞。

「當然,萬也喜歡百吧?」

「是啊,不過我已經沒機會了,你可別讓百哭啊!」

「百也喜歡你喔,但是最愛的還是我。」

「哈哈,你還真是自信啊。」對於千的話感到好笑,很有千風格的回話。

「少了萬,百不會開心的,所以我決定共有。」將之前給百簽名的結婚證書推到萬理面前。

「共有,是我就不會這麼做。」

「因為對象是萬,我才願意共有,而且我也需要有人替我看著他,萬一又像這次一樣出事⋯⋯」

「這是為了百くん喔。」萬理打開簽字筆,在夫那欄填上自己的名字推還給千。 

「謝謝,萬!」

「別抱過來,練習時間呢?」推開抱著他的友人,這傢伙五年不見也變得有人性了點,全都要感謝百的努力。 



前Re:vale在百出院當天,穿著特別訂製的打歌服出現在百面前,將新歌唱給百聽,演奏完畢兩人同時抱住眼淚鼻水混在一起他們的小粉絲。


「百(くん),你的回答呢?」

「yes, I do!」

「謝謝你,百。」

「千、千你在幹什麼?!」百瞪大雙眼,被千這麼一吻他停止了哭泣。重點是他臉上什麼都有,千還直接親下去。

「讓百不要再哭啊。」

「千太帥了!」

「可別忘記我喔?」萬理摸了摸百的頭髮,替他擦去臉上的髒污,再趁其不備偷香。


沒多久,萬理左手無名指上多了個銀底素戒,上頭裝飾著三顆寶石,分別是藏藍、桃紅跟草綠,戒指內裡更是刻著他們三人名字的縮寫。


人氣偶像團體的脖子上更是多出來同款的飾品。


(END)

评论(5)
热度(14)

© 菲菲♠スタミュ好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