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菲♠スタミュ好き

大家好,我是都塚 菲
不用客氣想怎麼稱呼我都可以
但是請別用大大或太太稱呼我(我會害羞
是個還不成熟的寫手、Coser

本命:保志總一朗、夏碎
希望可以和大家多多交流
文章也非常希望可以給些回應,能被人喜歡真的很開心W

目前創作的方向:飆速宅男、排球、黑籃、Free、刀劍亂舞、アイナナ

CP:東卷、山坂山、福荒
CP:大菅、月山、及岩
CP:黃笠
CP:遙真、伶渚伶
CP: 小狐三日、燭俱、鶴俱、安清安、一期三日、鶴ㄧ、浦亂
CP:ユキモモ(千百)バンモモ(万百)、54、23、63、樂紡

FC2 > http://hoshifuji.blog.fc2.com/ 有肉基本上都會放這裡

【禮猿】 約會 【恢依生日賀】

禮猿已經是戀人的前提下

*該做的都做過了,不該做的也都做過了(?)
*人物個性拿捏得不好,歡迎指教(抹臉)


正文開始



* * *


  伏見拿著一疊處理完的公文來到了宗像的辦公室門前,還沒敲門,門就先被開啟。


  開門者正是副長--淡島世理,對方一看到來者是伏見並沒有太大的訝異,反而像是在等他到來一般的側身讓他進辦公室。

  「我還有事,先離開了,伏見君室長就交給你了。」淡島恭敬的向宗像行禮,向伏見交代完事情離開了辦公室,還不忘順手關上厚重的大門。


  辦公室裡只剩下宗像和伏見,宗像一手撐著臉一手拿著拼圖把玩著,神情專注在桌上的拼圖上,完全沒有看到手上拿著公文正隱忍著性子的伏見。

  「......嘖.......室長,請問您打算偷懶到何時?」伏見小聲地嘖了一聲,出聲讓對方知道他的存在,一路走到宗像的辦公桌前。


  眼前突然一片黑影遮住了拼圖,這才讓宗像把注意力轉移到眼前的伏見身上。


  宗像輕笑了聲,放下手上的拼圖,雙手交握在眼前,視線直盯著擺出不耐煩表情的伏見。


  「伏見君,我可是一直在等你送最˙後˙一˙批文件過來喔!」
  
  「.....,請室長批閱。」嘖,真是麻煩阿。伏見放下公文,不等宗像答覆轉身離開
  
  「伏見君,明天假日你有空嗎?」宗像頭也不抬,處理著眼前的公文。

  宗像的詢問,讓原本想離開的伏見停下腳步,並回想起以前在吠舞羅的種種。


  每次只要遇到假日,出雲的酒吧總是只會剩伏見一人坐在吧檯一角,靜靜讓時間流過整個假日。
  某天正在整理吧檯的出雲看到一人的伏見,不經意地開口說:「該不會伏見你沒朋友吧?」,這句話好死不死被在後台準備食材的十束給聽到,對方從此之後開始,每個禮拜總是會拉著伏見陪他做他感興趣的事情,每次都讓伏見累得半死,在累積到臨界值時,伏見終於受不了每個禮拜的轟炸,憤而決定以後決不要在迎合別人興趣。


  雖然伏見很想回答他沒空,但是他的直覺告訴他就算他說不行,宗像禮司還是能有辦法讓他說YES。

  「如果是要加班的話我沒拒絕,再說應該還有其他人吧?」心中不情願的伏見轉身面對宗像。

  「剛剛淡島留了一份慰問品說要給你,你吃完在回去吧」宗像早就料到對方並不會輕易脫口,簽下最後一份文件才終於正眼看像伏見,並把桌上用著精美盤子裝的蛋糕推了出去。

  「嘖......,室長你想要我陪你做什麼?」吃了那個我還能好好休假嗎? 伏見皺眉看著蛋糕被大量紅豆泥覆蓋,思考了幾秒放棄和宗像打攻防戰。

  「跟我約會吧」宗像滿意看到伏見毫無血色的臉漸漸紅潤起來,真是可愛呢、伏見君。

  「嘖......」伏見沒想到對方會如此直接,這是兩人成為戀人之後第一次由宗像開口約他出去,平常不是在宗像的辦公室陪他品茶、玩拼圖,就是在伏見房裡各自休息,從沒有兩人一同出去外面度過假日。

  「明天九點門口見,需要專人Morning call嗎?」

  「不需要!!」伏見快速轉身離開了宗像的辦公室,但臉上的緋紅卻出賣了他。

  宗像看著急忙逃離他辦公室的伏見,眼尖的瞥見伏見羞紅的臉頰,了解伏見個性的宗像知道他的情人害羞了;心情愉悅地挖了一塊"蛋糕",下一秒他放下手中湯匙,端起茶杯不疾不徐地喝下,藉此沖淡口中五味雜陳的味道。

  「........。」以後就算心情好也要注意手邊的茶點是否為自家副長的生化武器,默默在心中如此告誡自己的宗像,推了推眼鏡離開辦公室,為了明天的約會做準備。

* * *

  早上7點準時起床的宗像禮司,每天早起是宗像的習慣,用不疾不徐的速度仔細的梳洗一番;打開他的衣櫃,一整排一模一樣熨燙整齊看不到任何痕跡和污漬的隊服陳列在眼前,其中最右邊有一套款式不同的套裝,剪裁俐落的襯衫搭上黑色的西裝背心配上靛藍色絲絨領帶最後穿上剪裁合身的黑底白線條為輔的西裝外套,外套口袋上還放著折疊完美的領巾,這是宗像禮司為了今天的約會而跟淡島世理一同利用任務的空檔時間去挑選。宗像穿戴整齊,望了眼時鐘,拿了他的終端機起身走向伏見房間。
  
  了解伏見有低血壓的宗像知道,如果他沒有提早去叫醒他,那伏見一定會正大光明的睡掉兩人的約會;雖然事後有藉口可以好好調教這隻不太聽話的小貓,但他更喜歡今天的約會而特別準備的"活動",假如晚上順利還是可以吃掉小貓,實在是一舉多得;在判斷完兩者的利弊之後,宗像已經走到伏見房門口。
  
  聽見規律的敲門聲持續不斷,終於讓睡夢中的伏見覺得煩躁而披上外套直接拉開房門,正想開口抱怨的伏見在他看清眼前是穿戴整齊的宗像禮司,睡意瞬間消失,反應過來他邋遢的樣子被宗像看到,羞恥感瞬間湧了上來,快速甩上房門衝到浴室盥洗。

  被隔絕在門外的宗像禮司第一次碰到有人一開門看到他下一秒就用力關門把他留在門外,宗像和門對視一陣子之後,很認真地考慮是否該從貓眼去窺視對方的狀況,還是用萬用鑰匙打開房門;宗像還沒評估好,緊閉的房門從裡面開啟,他一直等待的對象已經換上便服出現。

  伏見查覺到宗像打量的視線,嘖了一聲環抱著胸撇過頭;伏見害羞的舉動映入宗像眼中,令他收回視線,伸手把伏見的臉轉向自己,唇也湊了上去。

  伏見以為宗像要吻他,皺著眉閉上雙眼,看到此舉動的宗像輕笑了聲,「喔呀?伏見君想要早安吻嗎?」,說完把吻落在對方嘴角轉身邁開步伐,愣了3秒才反應過來的少年快步跟上宗像,習慣性地走在對方後方,手不自覺的撫著剛被宗像親到的地方。


  兩人一路上都沒人開口,伏見百般無趣的跟在宗像後面來到了一間古典歐風的店家前面,一看到外面裝潢使用著昂貴又精緻的設計,伏見默默打開錢包檢查是否用餐結束後會被留在店內洗碗抵押。


  宗像禮司拉開店門兩排穿著經典女僕裝的女僕迎接他們,領頭的女僕綁著包包頭帶著圓眼鏡恭敬的鞠躬,帶領宗像跟伏見來到了包廂,站到門口等候待命。

「室長,這是你的隱藏興趣?」伏見盯著菜單上曖昧的菜名,眉頭又更加靠近彼此。


「我推薦這道、這道、和這道。」宗像湊近伏見,指出幾道餐點之後又回到位子上,把女僕喚來點餐,又悄聲在女僕耳旁吩咐幾句才讓她離去,包廂又恢復了寧靜。


「室長,結束之後就可以回去嗎?」伏見在心裡評估還剩下半天空閒時間可以使用,簡略的安排了下行程。

 

  女僕送來了兩人的餐點,端飲料給伏見時不慎扭到了腳,手上的飲料全數灑到他身上,就算犯錯也不慌亂的女僕馬上從口袋拿出手帕先幫伏見擦拭掉臉上的飲料,再拉起伏見想要離開包廂。

 

  突發狀況打亂了伏見的思緒,很快恢復清醒的伏見,一把甩開對方並往後退保持了距離。

 

  女僕見伏見不想跟著他走,從門口的櫃子裡拿出一套備用制服交給宗像就退到門口待命。

 

「伏見君是想要自己來還是由我幫你呢?」宗像接過制服,再看向伏見。

 

  伏見撇了撇嘴,考慮了三秒便不情願地走向女僕,兩人一同離去。

 

  不一會,女僕敲門進來,側身讓宗像清楚看見身後的人,伏見穿著經典樸素的女僕裝,裙子的長度遮住臀部但只要彎腰或是坐下一不注意可能會看到裡面的春光,伏見修長的雙腿也完美的暴露在外面,套上白色長統襪更添加一番韻味,宗像招手示意伏見過來,伏見嘖了聲關上房門不想過去。


  宗像翹著腿,意味深長地盯著鬧脾氣坐在牆邊的伏見,站起身走到伏見面前,攔腰抱起對方回到位子上。  

 

  伏見猿比古第一次如此想攻擊眼前的上司,宗像帶他回到位子上,讓伏見跨坐在他身上,這樣羞恥的姿勢還在伏見的忍耐範圍內,看在對方是他上司亦是戀人讓他沒有馬上推開宗像,直到他感覺到裙襬被掀了起來。

 

  「……室長,請問您在做什麼呢?」伏見隱忍著怒氣,一手拍掉想探入他裙內宗像的手,一手拉低裙襬遮住露出大半部的大腿。


  「在這裡該稱呼我,主人,親愛的女˙僕˙小˙姐。」宗像無視伏見的提問,左手一使力讓伏見更加貼近他,右手則牽起伏見的手並在他手上印上一吻。

伏見因宗像突然的舉動,雙頰不自覺紅了起來,一把甩開宗像想逃離現在這種羞恥的姿勢。

 

  宗像禮司也不是省油的燈,緊抓著伏見的手不讓他有機會掙脫,一面用期待的眼神盯著自家戀人。

 

  被那炙熱視線盯的不自在的伏見,在兩人僵持幾分之後,他便放棄抵抗,把臉埋進宗像肩膀,悶悶的開口。

 

  「……,主人。」伏見細小的聲音隔著衣服傳出。

 

  宗像雖然看不見伏見現在的表情,但他紅透的雙耳也告訴宗像伏見此刻有多害羞。

 

  「做的很好,這是給你的獎勵。」宗像捧起伏見的臉頰,緩緩地靠近伏見。

 

  伏見感覺宗像的氣息逼近,緊張的緊閉雙眼等待接下來會發生的事,他只感覺到唇上被親碰一下,一個蜻蜓點水般的吻,讓伏見有點失落。

 

  宗像查覺到伏見的失望,惡質的湊近對方耳邊開口,「今天晚上繼續,猿比古君。」

 

伏見從沒這麼後悔因為宗像禮司的主動邀約而心動答應他的舉動了,他現在很想拔刀一舉滅了眼前這惡質的男人。 
 


  至於當晚伏見房間傳出屬於戀人間的喘息跟嘆息聲,還有隔天伏見因為腰痛而無法下床,宗像禮司特地準許放他一天假這都是後話了。


(Fin) 



********************************************************************

這是欠了我家男人很久的點文XD

於是便當做對方的生日賀文送給她w

增加了點劇情,說實在的斷H時在很不道德w 

但是我無法寫H阿(YAY)

個性跟劇情我個人覺得比之前你看的 自創文好一點了(大概?




親愛的生日快樂

真的很感謝你願意聽我MRMR,也給了我很多建議

還跟我單獨出去約會很多次w

身高方面也非常的符合戀人身高XD

謝謝你總是看著我外遇(?) 雖然下一秒我又回到你身邊(?)

雖然我的愛真的很廉價,但是還是要說一聲 愛你


最後,我們何時才可以去結婚阿XDD? 


------------------------------------------------------------------------

特別收錄(?) 刪除部分XD


  「室長,你的手在摸哪裡?」伏見拍掉宗像禮司不安分的手,小聲嘖了一聲,拉低裙擺欲遮住若隱若現的臀部。


    「伏見君,穿上女僕裝應該叫我『主人』。」宗像無視伏見的提問,左手一使力讓伏見更加貼近他,右手則牽起伏見的手並在他手上印上一吻。


  「室長你好煩,說起來我會穿成這樣還不是你害的?怎麼不是你把衣服和我互換呢!」伏見再度拍掉朝裙底深入的宗像禮司的手,不太和善地說。


  「想看可是要付出代價的喔,女、僕、小、姐。」宗像禮司笑著說,一把拉過伏見到他大腿上,左手摟緊伏見,湊近對方耳邊低聲說:「餵我。」


  「叉子在桌上。」伏見羞憤的撇頭。


  「!!」伏見察覺到宗像禮司的左手在不知不覺中伸進裙子裡,順著她的大腿往上游走。伏見對於宗像地挑逗感到一絲興奮,但理智大於本性,伏見羞憤的抓住宗像禮司亂來的手,瞪視著他。


  伏見臉上帶著明顯的紅暈,不但沒有平常的魄力,反而還增添魅力讓宗像禮司勾起一個壞笑。


  「喔呀,伏見君這是再邀請我嗎?」宗像禮司非但沒有停止的跡象,甚至連右手也滑入裙內四處吃著伏見的豆腐。


  「......請不要玩弄我........」伏見越說越小聲,咬著牙忍著宗像禮司的騷擾,嘖了一聲將頭埋在宗像的肩膀裡,悶悶的聲音傳出:「........主人。」


  宗像禮司停下雙手的動作,將人抱緊了些開口:「這個是給你獎勵。」宗像捧起伏見的臉頰,緩緩地靠近伏見。



(Fin)


前幾天突然翻到的小片段,我覺得還不錯但是又不知道要插在哪裡所以就沒寫進去拉XD

评论
热度(13)

© 菲菲♠スタミュ好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