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菲♠スタミュ好き

大家好,我是都塚 菲
不用客氣想怎麼稱呼我都可以
但是請別用大大或太太稱呼我(我會害羞
是個還不成熟的寫手、Coser

本命:保志總一朗、夏碎
希望可以和大家多多交流
文章也非常希望可以給些回應,能被人喜歡真的很開心W

目前創作的方向:飆速宅男、排球、黑籃、Free、刀劍亂舞、アイナナ

CP:東卷、山坂山、福荒
CP:大菅、月山、及岩
CP:黃笠
CP:遙真、伶渚伶
CP: 小狐三日、燭俱、鶴俱、安清安、一期三日、鶴ㄧ、浦亂
CP:ユキモモ(千百)バンモモ(万百)、54、23、63、樂紡

FC2 > http://hoshifuji.blog.fc2.com/ 有肉基本上都會放這裡

【弱蟲】簡訊 【東卷】

*時間軸錯亂,草率結束(#

*箱學三年級組,唯一正常人大概是荒北




    卷島裕介最近有個煩惱,自從他跟東堂交換了手機號碼之後,一開始一個禮拜通一次電話,進而變成三天一次電話,到現在則是每天必定睡前會講一次電話。

 

    每天的通話還是無法滿足東堂的慾望,進而開始傳簡訊,一天照三餐的傳給卷島,上面一堆廢話讓卷島覺得很煩躁。

 

    「小卷早安啊!今天的箱根跟昨天一樣很熱呢,不過你放心我有做好防曬措施並隨時補充水分,今天依舊充滿活力。千葉那裏天氣會很熱嗎?你有沒有抹完防曬在出門呢?背包裡有沒有帶水壺跟毛巾?......以下省略兩百字。」 卷島裕介看著整串的簡訊有點無言,感情東堂是他媽是吧,叮嚀這個叮嚀那個。


 

    「別傳這麼多字的簡訊給我咻!」最後受不了的卷島終於將心情傳了回去,馬上就換來東堂的電話。


 

    「嗨嗨,小卷,果然你是想要聽我的聲音才傳這種簡訊給我的吧!想聽聲音直接打給....」

 

    卷島不等東堂說完直接掛了電話,對方接二連三的打來被掛斷,打來被掛斷,最後卷島甚至完全關機杜絕東堂煩人的電話和簡訊。


 

      箱根的自行車部休息室裡,東堂看著毫無反應的手機著急著。他慌張的看著休息室裡的其他人詢問意見。

 

    「怎麼辦小卷不接我電話......」東堂沮喪抱著腿坐在長椅上,四周散發著憂鬱氣場。


 

    「一定是你又幹了甚麼事讓他生氣了吧!這次是簡訊還是奪命call?」荒北豪不猶豫的認定是東堂惹卷島生氣,已經有幾次他在外面巧遇卷島,被捲島當著面抱怨了一下東堂的事蹟,讓他猜想大概又是騷擾簡訊或是電話吧。


 

    「簡訊,可是我沒說什麼阿,小卷就突然生氣了。」東堂緊張的回答,還將手機拿給荒北看。


 

    「......,如果是我一定馬上刪掉你的號碼。」荒北看了東堂的簡訊之後,終於了解為何卷島裕介會如此跟他抱怨東堂囉嗦的簡訊了。哪有人簡訊打得跟叮嚀信件一樣又臭又長啊!一封就算了還是每次回都回好幾封差不多長度的簡訊,這哪叫『簡訊』根本就是信件了嘛,難怪會卷島生氣。


 

    「咦?為什麼!新開你說,我的簡訊很奇怪嗎!」東堂不相信荒北的話連忙跑去問旁邊吃著美味棒翻著雜誌的新開。

 

    「尽八,這封簡訊的最大敗筆是,你沒有提到兔吉。」新開看完簡訊後如此回覆著東堂,東堂恍然大悟的記了下來。

 

 

    「那個不是重點好嗎!如果是福醬一定會跟我一樣刪掉你。」荒北已經不想吐槽新開的兔吉粉發言了。

 

    「我很強,這種簡訊沒必要傳。」福富認真的看完簡訊,認真的回答著。東堂卻理解成別的意思在筆記本上寫了些筆記。


 

    「福醬.....,東堂,我跟你說簡訊這東西就是要快狠準,控制在50個字以內是最好的長度。至於有沒有提到兔吉或是自身的強悍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精準的說出你的重點,把想傳達的話傳給對方。」荒北對於福富的發言感到無力,剩下兩個學弟的意見基本上也不用參考。一個新開和肌肉控,一個是腦中只有坂道的爬坡型選手,這兩個人會回答什麼他大概都猜得出來。

 

    荒北環顧四周沒人可以提供有用的答案,他只好無奈地接下這份差事,來為東堂好好講解一番,希望透過這次講解他可以改善他那書信般的簡訊風格。

 

    「你這封簡訊一開始是想跟卷島問後吧?試著只發早安過去。」荒北一步一步的教東堂該如何分段,和如何續接話題。他只希望教完這次東堂可以有所改善,別再讓卷島生氣,他可不想再被對方抱怨了。

    「荒北謝謝!」

    「解決的話,你可以從我的衣櫃前滾開了嘛!」荒北開口,原來從卷島拒絕東堂的來電之後,東堂整個人縮在椅子上的地方正好是荒北的衣櫃前面,讓荒北無法開門換衣服,只好耐著性子幫東堂解決問題。

 

* * *

    隔天,卷島裕介打開他的手機,好幾封未讀簡訊。

 

    寄件人均為東堂尽八。

    「早安啊小卷,今天的我就跟兔吉一樣有活力哦。」

    「小卷小卷你放心,我在保養這方面很強悍你放心我是不會讓自己曬黑的!」

    「小卷午餐吃了嗎?我今天跟福醬一起嘗試了熱騰騰的蘋果派加香草冰淇淋喔!」

    「小卷我跟你說,泉田他又被新開的開槍姿勢給迷倒了,整個練習都看到他崇拜的眼神」

    「小卷身為山神理所當然要征服山路,所以我把練習項目改成騎車到千葉。」

    「真波那小子不知為何聽到我要來千葉,立刻衝了出去,你收到簡訊的時候大概他也到了吧!我不久後也會到,要來迎接我啊,小卷!」


  卷島看完簡訊後第一個反應是直接撥電話給荒北,說「東堂今天吃錯藥了嗎?簡訊變得超奇怪的咻。」



    「等下東堂到了把電話拿給他。」荒北回答著。


     下一秒,總北休息室門口就出現了兩人電話中的主角。卷島不等東堂開口直接將他的手機遞給了東堂,再迅速帶著學弟們到角落去給他們耳塞,要他們塞好。


    荒北震隆欲耳的聲音貫穿整間休息室。東堂足足被念了半小時,暈呼呼的將手機遞還給卷島。


    「你只要當東堂就可以了,不需要學習別人的語氣咻」

    「小卷......。」東堂感動地看著不好意思地卷島。




  當天晚上卷島收到了三封洋洋灑灑的囉嗦簡訊,只有一個想法:「我收回前言,東堂你果然好煩!」

 雖然卷島覺得東堂很煩,嘴角勾起的笑容卻說明了一切,他將簡訊放到一個命名為「東堂尽八」的資料夾裡收藏著。




(Fin.)


*****************************************************************************

不負責任宣言,我只是想寫煩人的東堂而已XDD

再一次辛苦箱根的良心-荒北了XDDDDDD

评论(6)
热度(18)

© 菲菲♠スタミュ好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