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菲♠スタミュ好き

大家好,我是都塚 菲
不用客氣想怎麼稱呼我都可以
但是請別用大大或太太稱呼我(我會害羞
是個還不成熟的寫手、Coser

本命:保志總一朗、夏碎
希望可以和大家多多交流
文章也非常希望可以給些回應,能被人喜歡真的很開心W

目前創作的方向:飆速宅男、排球、黑籃、Free、刀劍亂舞、アイナナ

CP:東卷、山坂山、福荒
CP:大菅、月山、及岩
CP:黃笠
CP:遙真、伶渚伶
CP: 小狐三日、燭俱、鶴俱、安清安、一期三日、鶴ㄧ、浦亂
CP:ユキモモ(千百)バンモモ(万百)、54、23、63、樂紡

FC2 > http://hoshifuji.blog.fc2.com/ 有肉基本上都會放這裡

【白鬼】生病

「嘖、那頭死豬已經超過約定的時間」地獄第一輔佐官皺著眉頭,連續三天沒睡覺頭腦一直漲痛者,偏偏手上又有公文還沒處理好。再加上某個象徵吉兆的生物跟他約好要送藥過來,如今距離當初約好的時間已經超過三小時,身旁的閻魔王大人也有點懶散的打著瞌睡,種種因素讓原本就不舒服的狀況更加嚴重了。


「鬼燈大人!!女鬼們來抗議白澤大人又在花街性騷擾她們了」一名鬼官急忙跑進來稟報鬼燈。


「那個死白豬」鬼燈放下手中的筆,拎起手上的狼牙棒,先是一槌將正在打瞌睡的閻羅王敲醒,再將桌上所有公文全都堆到對方桌上,跟著鬼官一起來到了花街。


果不其然看到了正在和妲己調笑的白澤,鬼燈一見到白澤燦爛的笑容和那殷勤的態度沒由來的感到火大。於是二話不說先是一拳揍向笑容燦爛到覺得礙眼的白澤。白澤像是有感應到殺氣急忙側身閃過襲向自己的攻擊,他順利地閃過攻擊,正想破口大罵時,眼前的鬼燈卻猶如斷線人偶班倒向他,白澤反射性接住失去意識的鬼燈,同時白澤也被對方微燙的身體給嚇到,他將人翻了過來額頭貼近鬼燈的額頭,從額頭傳來滾燙的溫度更是讓白澤確定鬼燈發燒了。


「……我只是無法丟下病人不管而已喔」白澤看著鬼燈微紅的臉頰如此說著,像是在解釋給自己聽一般低語。


* * *


鬼燈睜開了酸澀的雙眼,四周純白乾淨的房間讓他無法反應,扶著額頭起身,他甩了甩頭腦想要讓自己清晰點,好搞清楚自己究竟身在何方。一會過去,床旁邊熟悉的外掛印入眼簾,再加上從棉被傳來那再熟悉不過的味道讓鬼燈立刻聯想到這房間的主人是誰。


剛睡醒的鬼燈感到喉嚨一陣乾澀,眼睛餘光注意到床頭櫃上擺了一杯水和一張字條,他小聲地哼了一聲才把那杯水給全數喝光。


此時,緊閉的房門也打開了,房間的主人端著一碗熱騰騰的粥走了進來,先是撇了眼床頭櫃上的空杯,並把手上的粥放到上面,伸手欲探鬼燈溫度,白澤手還沒接近就被鬼燈一把揮開。


白澤撫了撫被打紅的手臂,不滿的開口:「看來是恢復了,吃完了粥就趕快走,可別把病菌散播在我房間」


「我訂的藥呢?」鬼燈不理會白澤,欲翻身下床卻感到一陣暈眩,好在白澤眼明手快的扶助他,他才不至於跌落床。


「先吃那碗粥,長這麼大還像個小鬼一樣需要人餵你嘛?」白澤替鬼燈在後背墊了個枕頭,再把煮好的粥塞到對方手上


「嘖」鬼燈一手搶過白澤手上的湯匙,慢慢的吃起眼前的粥。


「吃完就擺櫃子上,桃太郎君已經將東西送到你辦公室了」白澤見鬼燈將粥吃得快見底了,在他關門前對鬼燈吩咐著。


鬼燈將空碗放到床頭櫃上,不一會開始覺得有些犯睏,無力地倒回床上,小聲地對著白澤離去的方向道謝,並一把拉過白澤的棉被蓋住自己,紅透的耳朵卻出賣了他。


「這次就免費讓你使用我房間,晚安」白澤聽到那細微的道謝聲,嘴角勾起一道微笑才真正的把房門關上。


* * *


經過一天的休養,鬼燈很快就恢復了,才剛回到地獄沒多久,又接到了女鬼們的投訴,鬼燈不耐煩地嘖了聲,迅速地來到白澤的所在地,再度一拳揍向正握住阿香雙手的白澤,莫名被揍的白澤立馬從地上爬起來和揍他的元凶理論。地獄又恢復了往常一樣的景色真是可喜可賀。


「鬼燈君快回來啊!!!本王要被公文淹沒拉!」在閻魔廰的閻羅王看著鬼兵們不斷送進來的公文,悲痛的吶喊著。


(FIN.)



*********************************

阿年點的賀文

這應該是我第一篇也是最後一篇的白鬼吧W

鬼燈的個性真的超難寫的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
热度(16)

© 菲菲♠スタミュ好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