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菲♠スタミュ好き

大家好,我是都塚 菲
不用客氣想怎麼稱呼我都可以
但是請別用大大或太太稱呼我(我會害羞
是個還不成熟的寫手、Coser

本命:保志總一朗、百(i7)
希望可以和大家多多交流
文章也非常希望可以給些回應,能被人喜歡真的很開心W

目前創作的方向:飆速宅男、排球、黑籃、Free、刀劍亂舞、アイナナ

CP:東卷、山坂山、福荒
CP:大菅、月山、及岩
CP:黃笠
CP:遙真、伶渚伶
CP: 小狐三日、燭俱、鶴俱、安清安、一期三日、鶴ㄧ、浦亂
CP:ユキモモ(千百)バンモモ(万百)、54、23、63、樂紡

FC2 > http://hoshifuji.blog.fc2.com/ 有肉基本上都會放這裡

【燭俱】為戀人梳頭

甜到膩死三十題 01.為戀人梳頭

應該做不到一天一更...



  「くりちゃん早上了,要起床囉!」燭台切光忠換好等下要去內翻的衣服,拉開他跟大俱利伽羅房間的門,房內黑髮戀人正拉緊身上的棉被小聲地嘟嚷著。昨晚兩人運動接近天明,戀人的聲音也都有點啞了。


  燭台切看著眼前賴著床的大俱利露出微笑,走向棉被堆溫柔的推了推他,對方迷糊地睜開雙眼,還未清醒的他因為被子被拉開一角冷風灌了進去,習慣性地往熱源,也就是光忠懷中靠去小聲地嘟嚷著:「...好睏...」又把眼睛閉上打算繼續睡覺,昨天晚上他真的被某個沒節操下限的人給累壞了。


  「くりちゃん起來,不然帥氣的王子要來吻醒睡美人囉~」燭台切用著玩笑的口吻作勢靠近大俱利要吻,沒想到對方反而主動湊近輕輕的在他唇上輕啄一下便離開,燭台切沒有放過機會,立刻用手扣著欲退開的戀人的後腦吻了上去,靈活的舌頭輕鞘開對方,探了進去纏著對方的舌頭,藉著這個吻交換彼此的氣息,大俱利伽羅因缺氧而臉頰染上帶點情慾的潮紅,雖然不想結束但是怕把人弄暈過去燭台切這才不捨得放開他。


  大俱利因為這個吻而清醒許多,但是還沒意識到自己正靠在燭台切的懷中。因剛才的深吻而為喘著氣的大俱利有些困惑的看向光忠。孰不知他現在的表情讓對方險些把持不住推倒他再來一次,燭台切連忙把人拉開他的懷抱,再把準備好的衣服塞入對方懷中。  


  燭台切背對者大俱利做了好幾次深呼吸才把心中那股燥熱給壓下去,恢復平常的冷靜,卻又在看到對方換好衣服後脖子有明顯的紅點分部上頭。他急忙替人拉上外套拉鍊遮住昨晚因吃醋而特意留下的記號。但是拉上拉鍊之後,修身的外套更是凸顯大俱利纖細的腰身惹人遐想,想要上前一抱。


  燭台切立馬脫下雙方的外套,強硬的把自己的外套穿在戀人身上再把拉鏈拉到底。大了一個尺寸的外套,過長的袖子和寬鬆的腰部顯現出兩人在體格上的差距,大俱利些微不滿的看著自然穿上自己外套的光忠,對方穿著他的衣服精壯的肌肉更加明顯。


  「くりちゃん過來,我替你弄個帥氣的造型」燭台切向大俱利招了招手,大俱利走向燭台切背對著他坐了下來。對方修長的手指穿梭在他的髮間,光忠的動作令他舒服的閉上眼睛,享受著只屬於他的溫柔。


  「好了我們去吃早餐吧」


  「嗯...」大俱利跟在燭台切身後,小聲的開口道謝。


  燭台切聽見對方弱不可微的道謝,嘴角不自覺勾起笑容,就算他不回頭也知道對方現在害羞的狀態。


  大俱利一進到飯廳,原本低頭吃飯的短刀們便抬頭盯著他,他被盯的有些不自在,朝身旁的光忠求助。燭台切回以一個安心的微笑,安撫著戀人不安的心情。


  「大俱利伽羅的髮型好可愛喔..我也好想要喔」亂藤四郎看著大俱利伽羅有些羨慕的說著


   大俱利伽羅早上沒有去看燭台切為他弄的造型,現在伸手一碰,和平時不一樣的觸感讓他跑出飯廳直奔外亭的池子邊,透過湖面看到他平時垂散在右肩的長髮如今被綁了個簡單的結,瀏海上面還用星星造型的夾子裝飾。


  「........光忠!!」


  「很適合你啊,對吧」燭台切對著身後的鶴丸說著,很滿意他這次的作品。


  「再加上這朵花就更完美了」鶴丸從燭台切身後探出來,快速的把剛摘好的紅花放到大俱利沒有綁髮的耳後。

  「.....你們兩....!!!」大俱利羞憤的往腰間摸去,卻忘了穿著內番衣服沒有帶配劍。分別給了燭台切和鶴丸一人一拳憤憤地走回去吃飯,沒注意到燭台切跟鶴丸在後面擊掌。

 

  (Fin.)


******************************
來挑戰一下30題希望我有那個時間和精力XD

鶴丸一如既往的總是出來搞笑的(喂

我家(筆下)的鶴丸什麼時候才有辦法正經一點呢WWW?


评论(4)
热度(36)
  1. 羽o磷菲菲♠スタミュ好き 转载了此文字

© 菲菲♠スタミュ好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