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菲♠スタミュ好き

大家好,我是都塚 菲
不用客氣想怎麼稱呼我都可以
但是請別用大大或太太稱呼我(我會害羞
是個還不成熟的寫手、Coser

本命:保志總一朗、夏碎
希望可以和大家多多交流
文章也非常希望可以給些回應,能被人喜歡真的很開心W

目前創作的方向:飆速宅男、排球、黑籃、Free、刀劍亂舞、アイナナ

CP:東卷、山坂山、福荒
CP:大菅、月山、及岩
CP:黃笠
CP:遙真、伶渚伶
CP: 小狐三日、燭俱、鶴俱、安清安、一期三日、鶴ㄧ、浦亂
CP:ユキモモ(千百)バンモモ(万百)、54、23、63、樂紡

FC2 > http://hoshifuji.blog.fc2.com/ 有肉基本上都會放這裡

【燭俱】將親吻過的花朵送給戀人

2.將親吻過的花朵送給戀人


  燭台切光忠帶著大俱利伽羅和藤四郎短刀們一同遠征,回程途中經過個開滿鮮豔花朵的大草原,燭台切替短刀們製作了可愛的花圈,大俱利在一旁的大樹下不滿的看著眼前獨眼男人跟其他人互動,難以言喻的情緒堵在胸口,不發一語的起身往旁邊的森林中走去,誰都沒注意到他的離開。


  等到燭台切發現到大俱利消失之後是在半小時後,心中有股不祥的預感,交代了短刀們不要亂跑他先去找到失蹤的大孩子,便往森林中走去。


  燭台切發覺到地上的腳印,中途腳印突然開始有些歪斜,看起來就像是倉皇往右邊的偌大的樹叢中跑去,越是接近樹叢越是感到焦躁,一進入裡面印入眼簾的是倒在中間渾身是傷的大俱利伽羅,在不遠處還躺著大太刀的屍體。


  燭台切扶起大俱利迦羅檢視著他身上的傷口,雖然衣服殘破不堪但是倒是避開了重要的部位並沒有傷得太重,光忠注意到大俱利手中緊握著一朵紅花,口中呢喃著什麼,他聽了嘴角勾出寵溺並帶點愉悅的微笑。為了怕短刀們擔心他先把自己的外套脫下替大俱利穿上,沒有打算叫醒熟睡的大俱利背著他就往短刀們所在的草原移動,簡單說明大俱利只是睡著而已就帶著夥伴們和戰利品回歸本丸。


  大俱利睜開了雙眼,環顧四周熟悉的景色,身上的傷已全數被仔細處理過,原本破損的衣服也被換成了和服,光忠正跪坐在他身旁閉目休息著,看起來是為了照顧他直到剛才才安心下來吧。


  大俱利伽羅想起昏迷前手中緊握的東西現在不知道跑哪去,有些焦急地四處搜尋,試圖找出來他好不容易才找到那麼一朵的花朵。


  從大俱利醒來之後就清醒的燭台切,偷偷的看著戀人著急的模樣微笑著,趁著對方沒注意到他的動作,一把扣住大俱利後腦掠奪著他口中的呼吸,直到對方微弱的反抗才房開他意猶未盡的舔去了剛才激吻過後的證明。


  「…做什麼....」


  「這是懲罰,俱利醬沒有告知大人就偷偷脫隊的處罰」


  「……」自知理虧的大俱利咬緊下唇,開口想要反駁卻又在看到燭台切的臉瞬間閉上了。他不想說因為嫉妒而特別去找那朵紅花,現在紅花也沒了他也沒有理由去解釋。


  燭台切看著懷中的大俱利正一臉深沉的想著什麼,早就在背著對方回本丸途中聽到難得透露出來的吃醋話語,就已經猜到對方想要做什麼。


  「俱利醬。」燭台切溫柔的呼喚了大俱利的名字。大俱利迦羅聞聲抬起頭來看著對方。


  燭台切從被後拿出剛才大俱利所欲尋找的物件,輕輕的吻了一下再放到對方耳朵上,滿意地看著眼前滿臉通紅的大俱利伽羅說著:「很適合你喔」


(fin.)


***************************

應該有甜吧,應該有甜吧?

說實在的有時候很想整篇都用對話(別偷懶

前面應該沒有很虐........拉XD“


看完覺得人物個性有偏請跟我講一下啊啊>”<

或是覺得哪裡可以改進的都很歡迎提出來啊啊~(艸)


评论
热度(22)

© 菲菲♠スタミュ好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