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菲♠スタミュ好き

大家好,我是都塚 菲
不用客氣想怎麼稱呼我都可以
但是請別用大大或太太稱呼我(我會害羞
是個還不成熟的寫手、Coser

本命:保志總一朗、夏碎
希望可以和大家多多交流
文章也非常希望可以給些回應,能被人喜歡真的很開心W

目前創作的方向:飆速宅男、排球、黑籃、Free、刀劍亂舞、アイナナ

CP:東卷、山坂山、福荒
CP:大菅、月山、及岩
CP:黃笠
CP:遙真、伶渚伶
CP: 小狐三日、燭俱、鶴俱、安清安、一期三日、鶴ㄧ、浦亂
CP:ユキモモ(千百)バンモモ(万百)、54、23、63、樂紡

FC2 > http://hoshifuji.blog.fc2.com/ 有肉基本上都會放這裡

【烛俱】从背后抱住做饭中的恋人

3.从背后抱住做饭中的恋人


因为觉得不管是烛台切抱俱利酱或是俱利酱抱烛台切感觉都萌萌der所以就写了两种(艸)


  烛台切光忠穿着围裙在厨房中,轻快的哼着不成调的歌一边准备大家的早餐。


  “昨晚忘记问俱利酱想吃什么了,煎个鱼不知道他吃不吃”烛台切思考着眼前的材料可以做成什么样的料理。


   开始处理着食材,一边注意着火侯的掌控,一道道料理都准备完成,算着时间也差不多大俱利加罗也差不多该起来了,在设想对方总是会赖床个五分钟,想着对方赖床的可爱模样忍不住笑了。


  “...早安...”


  烛台切光忠感受到一股温暖贴近它,从后有双手环在他腰上,且对方毛茸茸的头发正蹭着他的后背,因为身高差距对方无法看见他正在做料理。


  “早安,俱利酱,还想睡的话先去外面等着,好了我会叫你”光忠没有因此停下手上的动作,仿佛没有大俱利伽罗抱着他,动作流畅地继续动作着。


  “不要。”


  “那...俱利酱,啊~”烛台切光忠转身面对大俱利,夹起一到准备好的菜递到大俱利嘴边,在半睡半醒中的大俱利听话的张嘴吃下。


  “….好吃....还要....啊..”吞下了口中的食物,再次张口等待光忠二度喂食。


  “不行,剩下的等到其他人来在吃。”烛台切拒绝大俱利的要求,对方不满的嘟着嘴说着小气。光忠突然再次咬了一口刚喂的炖肉,嘴对嘴的方式送入对方口中,舔了舔嘴角的汁液满足的说:“先用这个抵一下,嗯?”


  “!!!….嗯...”大俱利伽罗因为烛台切突然的举动红了脸,捂着嘴巴退了开来,深怕光忠更加超过的举动跑到厨房门口坐着。大俱利伽罗靠着门边注视着烛台切愉快作着料理的背影,对方哼着那不成形的曲调,如此平淡的时光令他嘴角悄悄地上扬着了些弧度。


(Fin.)


  

  烛台切光忠最近发现大俱利伽罗最近跟一期一振的感情特别好,远征回来后也是,原本会跟在他身后现在也换成跟在一期一振身后。


  只要他尝试想要靠近他们,大俱利就会甩头离开,烛台切越来越在意,烦恼的不知道该跟谁说,刚好路过的鹤丸发现了心情低迷的烛台切,拉着他来到了空无一人的和室,也不知道鹤丸从哪里拿来那么多酒,烛台切喝下之后把最近的一切不满的像鹤丸吐露了出来,到后来开始大哭了起来,可吓坏了听着他诉苦的鹤丸。

   

  “俱利酱是不是讨厌我了,鹤丸桑....”


  “这些话你亲自去问本人吧”鹤丸原本想开口安慰烛台切,却看到门口一脸阴沈的大俱利伽罗看着他正伸到一半的手,有些尴尬的缩手回来。


  明明就被深爱着啊...烛台坊,俱利坊的眼神可是充满着绝对的占有呢。鹤丸默默地喝着剩下清酒,看着大俱利伽罗搀扶着醉倒的烛台切光忠离开和室。


  酒醉的烛台切光忠被放倒在床上,还没搞清楚状况就感受到上衣被脱去,冰冷的空气让烛台切稍稍清醒了些,在看清跨坐在他身上的是最近一直避开他的大俱利伽罗后,迅速翻了身将人压在身下,毫不犹豫地退下两人的衣物,没有如期的反抗,虽然烛台切有些不解但也没心情考虑那么多,带着对方一同进入情欲的旋涡中。


   隔日清晨,因为喝得烂醉的光忠扶著有些昏沈的头,身旁的被子有些冰凉,显示原本的主人已经离去一阵子。宿醉的疼痛袭来让他无暇思考枕边人的去向,撑着头缓慢地走向厨房想找些水来喝,却在接近的时候闻到了一股特别的香味,不同于平时的味道让他加快了速度进去,里头背对着他的正是早上消失的大俱利伽罗,穿着围裙专注的切着菜。


  烛台切光忠悄悄地靠近对方,在对方放下刀子的瞬间抱住了对方,这个举动惊吓到大俱利伽罗,有些疑惑的开口:“光忠....?!”


  “俱利伽罗是在为我做早餐吗?”


  “才、才不是!!”大俱利急忙推开了烛台切,原本是想给对方一个惊喜才一直瞒着他跑去请教一期一振简单的料理,结果还没实现就被发现了,心情不免有些沮丧。


  “呵呵,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好好期待俱利酱的料理啰”烛台切抱紧了大俱利最后在对方脖子上印上记号,趁对方还没发怒前给了他一个扎眼赶紧逃到门口。


  大俱利伽罗捂着传来炙热温度的脖子,甩了甩头想把脑中害羞的思绪都甩出。注意到光忠细微的呻吟声,把温水递了过去确认对方有照实喝下才放心地转身回去继续他的料理。


 不久后大俱利端着一盘蛋包饭来到光忠身旁,有些害羞撇开了头要对方尝尝看味道如何,虽然看起来不怎样但是味道应该没问题。


  烛台切看到蛋包饭上面划一个戴着眼罩的尖耳生物,该生物旁边写着『好き』的文字,烛台切感动的把手上的盘子放到一旁抱住了大俱利伽罗:“俱利酱抱歉,昨晚的我太粗暴了,腰疼不疼..?”


  “..笨蛋,冷了就不好吃了”


  “俱利酱我们一起吃吧!”烛台切挖了一口蛋包饭递到大俱利嘴边,大俱利避开烛台切光忠的动作,反而抓住烛台切的手顺势把汤匙地凑到对方嘴边,看着对方吃下露出好吃的表情嘴角也勾起一个不明显的上扬:“好吃?”


  “很美味喔!!”


(Fin.)


****************************


有点自虐的写了两种模式,跟我之前预想的感觉又不太一样了XD

不管哪种模式烛台切都是吃了俱利伽罗的豆腐WWW

真的是有点羡慕啊W

蛋包饭是在看着某张图之后得到的灵感

那个尖耳生物大家可以猜猜看是什么,我相信应该很好猜>///<(猜中没奖拉XD 我说开放点文应该没人会想要吧XD


原本还想写鹤俱的,但是心力实在有点不够下次再补给鹤丸爷爷一些甜头吧XD (或许是最近有点萌上鶴鶴一的缘故(艸)


大家的留言我都有看到真的超感动的QQ

很谢谢大家肯留言给我,我都有偷偷地关注回去


那么下一篇下次再见吧W


评论(10)
热度(34)
  1. 羽o磷菲菲♠スタミュ好き 转载了此文字

© 菲菲♠スタミュ好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