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菲♠スタミュ好き

大家好,我是都塚 菲
不用客氣想怎麼稱呼我都可以
但是請別用大大或太太稱呼我(我會害羞
是個還不成熟的寫手、Coser

本命:保志總一朗、夏碎
希望可以和大家多多交流
文章也非常希望可以給些回應,能被人喜歡真的很開心W

目前創作的方向:飆速宅男、排球、黑籃、Free、刀劍亂舞、アイナナ

CP:東卷、山坂山、福荒
CP:大菅、月山、及岩
CP:黃笠
CP:遙真、伶渚伶
CP: 小狐三日、燭俱、鶴俱、安清安、一期三日、鶴ㄧ、浦亂
CP:ユキモモ(千百)バンモモ(万百)、54、23、63、樂紡

FC2 > http://hoshifuji.blog.fc2.com/ 有肉基本上都會放這裡

【燭俱/現paro】醉後遇上你

*現代的架空故事,角色職業私設

*兩人還不認識的前提下,沒有肉(O

*有抹布女孩的出場

*這是送給   @HisaG 的文章//// 



*以上前提都確定ok再往下拉吧









* * *


  人生路途上一路順遂的燭台切光忠,就在剛才碰上鐵板。

  先是碰上裁員潮一早到公司就見上司微笑的遞給他箱子跟裁員通知信要他離開,等他收拾完不多的行囊離開公司還被路上的野狗追著跑,還被對方咬破褲管那隻狗才終於放棄追逐他;最慘的還是當他一回到家中看到同居多年並要論及婚嫁的女友正脫光衣服跟他的上司糾纏在一起。


  燭台切內心感到震驚萬分,他異常冷靜面無表情的走回房間,完全無視在沙發上激情的男女,只拿走值錢的東西頭也不回的離開他們的家。


  燭台切先是來到車站將所有的東西都放人置物櫃中,再把置物櫃的鑰匙交給他在公司的友人長谷部,長谷部察覺出燭台切的不妥有開口詢問,對方卻笑著說他沒事他還得跟人應酬得先走了,之後會來跟他拿鑰匙。


  燭台切光忠漫無目的的走在路上,沒有發現自己正往暗巷走去,撞到了人也沒有反應。倒是被他撞到的人非常不滿,一把揪起燭台切的領子怒目著他。對方看他西裝筆挺開口不太客氣,燭台切也有滿肚子怨氣無法宣洩,碰上這種低層次的挑釁火氣也上來,一拳往人臉揍了下去,兩人就這麼扭打在一起。


  兩人扭打的正激烈,一道身影介入他們之間,原本還想動手的路人再看去擋在他們之間的是穿著一身白臉上帶著螺旋眼鏡的男人,男人突兀的打扮讓他們愣在原地。


  「喂,別人打架湊什麼熱鬧啊小子」挑性的男子率先回神口氣不善的開口。


  「搞清楚你再跟誰說話。」全身白的男人拿下眼鏡,眼鏡後頭的是一雙冷冽且充滿殺意的雙眼,瞪了幾秒男人換上笑容開口:「嚇到了吧?」


  剛才口氣不佳的男人再看清楚眼前男子的長相瞬間倒吸口氣,慌慌張張的趕緊跑離原地,他可不想招惹到在這條街上的大黑幫--鶴一堂的老大,鶴丸國永。


  「欸,真沒趣這樣就被嚇跑了。」鶴丸嘟著嘴抱怨著男人的膽小,轉身詢問燭台切的傷勢如何。


  「我沒事,多謝你的幫助,我先走了」燭台切光忠拍了拍身上的灰塵,隨手抹去嘴角的血跡回答。


  「等等,我看你心情不佳,要不去我那兒喝個幾杯?」鶴丸搭上燭台切的肩半拖半拉地將人帶到酒吧中。


  「想喝什麼儘管開口,雖然我們的王牌調酒師今天不上班,但是還有副手在」鶴丸將菜單遞給光忠,光忠掃了上面的調酒一眼就闔上菜單一口氣點了三杯高濃度的調酒,他不等鶴丸替他介紹便一口氣乾了哪些特調。從沒有喝過酒的人突然一下子喝了那麼多臉上馬上就浮現紅暈,神智也有些不清。


  這時旁邊幾個客人們都有在注意燭台切的舉動,見到他這是的狀況紛紛開始行動但都被鶴丸給擋了下來,他也毫不理會光忠開口要喝下一杯,招呼了下店裡的助手他才撈起整個人如爛泥般的燭台切,將人帶到店外要他趕緊回家有機會再來光臨他的酒吧就好。


  燭台切揮了揮手表示知道,腳步不穩的晃著身體走在燈火闌珊的道路上,路上行人雙雙對對刺痛著他的雙眼,也因為他宛如醉漢的行徑讓行人繞道而行,他也沒碰到任何阻礙;直到他在不遠處看見一個落單的背影,從背影看來對方有著半長髮,纖細的腰身跟豐滿的翹臀完全就是個美人。


  燭台切藉著醉意大膽的接近對方,先是一把摟住那人纖細的腰,更是趁著對方被他這麼一抱還沒反應過來,就強勢的扣住對方下巴,強制對方看著他並吻了上去。被強吻的對象只是瞪大雙眼,下一秒對方一拳揍了他,燭台切被這麼一揍整個人倒在地上,對方狠狠的擦了嘴唇厭惡的鄙視過光忠轉身就走。


  燭台切自嘲般的笑了,毫不在乎別人的眼光就躺在地上大笑,笑了沒幾聲開始轉變成大哭。他人生從沒這麼失敗過,連他想要借酒找事反而還被人揍倒在地上,究竟他還能做什麼事。


  「喂,一個大男人別躺在地上哭,難看死了」 


  「什麼?」燭台切聽到聲音將擋在眼睛上的手臂移開,眼中的淚水模糊了視線,但是對方頸邊的那抹鮮紅他認得,那是他剛才襲擊對象的顏色。


  「起來,要失落就去公園失落,」伸手扶起了燭台切,對方溫暖的手臂帶給了他溫度,將他心灰意冷的心溫暖了起來,也或許是因為對方帶給他的安心感燭台切靠著那人的肩膀沈沈睡;突然增加的重量險些讓他站不住腳,發現到已經睡著的燭台切,無奈之餘只好將人背在背上帶回家。


  難得睡了好覺的燭台切,在陌生的房間清醒感到疑惑。他先是環顧四周,簡單的小房間,黑白色調的裝飾,沒有太多雜物只要床跟書桌和衣櫥,正準備躺回去繼續補眠身旁傳來的夢囈聲讓他注意到房內不只有他一人。


  對方全身赤裸的躺在他身旁,那抹亮眼的鮮紅映入眼簾,視線移到他身上,除了內褲之外沒有半件衣服遮蔽,一秒想到最糟糕的結局,他抓緊被單思考著是否該留下錢逃離現場還是要等對方清醒說他會負責。


  燭台切沒時間考慮,對方正慵懶的起身,平淡的掃了他一眼,燭台切立刻跪在床上說他會負起一切責任的,只是得讓他先找到工作才有辦法準備婚禮。


  「噗⋯⋯哈哈哈」對方一看到燭台切的行為,忍不住笑了起來,翻身下床打開衣櫃換上運動褲和t恤,也隨手丟了較大件的運動服套裝給燭台切


「我是認真的,我並不是那種會拍拍屁股走掉的男人」燭台切認真的盯著對方開口,他直覺認為對方當他在說笑,他又認真的再說一次。


  「先換上衣服,你的衣服等會就會送過來了」看著燭台切換好衣服後他才繼續開口:「昨天的事你都忘了?」


  「不太記得,我只記得我吻了你」


 經過他這麼一提像是想起被強吻的畫面,有些羞憤的撇過了頭,這時候門外響起了電鈴聲,房屋主人要燭台切去開門說是他的衣服好了。


  燭台切拿到衣服,還沒搞清楚狀況對方就湊近他並將名片塞入對方口袋中後關上門,任由光忠如何敲門對方都不給回應。 


 燭台切只得抱著乾洗好的衣服隨意找了個飯店住下,安頓好後才從口袋拿出名片,名片上頭寫著一個名字『大俱利伽羅』跟他工作地點和職業,是某家酒吧的調酒師,翻到背面還留著一個電話號碼。


(Fin.)




********************************

CWT前天晚上生出來的產物,跟串串聊天有時候會激發些靈感XD

說真的其實是因為當時有點煩惱關於燭俱家族本子的事情

真的只寫了大綱的名字、剩下的故事安排有點卡住XD“

然後不想面對的我就飆手速用手機嚕了這篇出來(艸)



以往總是寫cp已經在一起為前提的故事,這算是我很少機會寫cp還是不同個體為前提的故事XDDDDDD

取名什麼的真的超困難的,就選了個言情小說會用的名字(到底多懶

整體上是在寫上班族光忠X路人調酒師俱利的故事,我就只是想看燭台切去襲擊大俱利而已(認真

然後偷偷的在裡面加了鶴一進去WW當時在店內的副手就是一期哥喔,替光忠調酒的也是一期哥喔!(不重要

當然角色的背景還有其他的設定,只是目前應該不會寫出來吧XD(哪天想到想補這個後續的話我會補完的 (不負責任發言

後續搞不好會當成無料也說不定(?


是否該開放一百粉點文的(你沒空

评论(5)
热度(24)

© 菲菲♠スタミュ好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