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菲♠スタミュ好き

大家好,我是都塚 菲
不用客氣想怎麼稱呼我都可以
但是請別用大大或太太稱呼我(我會害羞
是個還不成熟的寫手、Coser

本命:保志總一朗、夏碎
希望可以和大家多多交流
文章也非常希望可以給些回應,能被人喜歡真的很開心W

目前創作的方向:飆速宅男、排球、黑籃、Free、刀劍亂舞、アイナナ

CP:東卷、山坂山、福荒
CP:大菅、月山、及岩
CP:黃笠
CP:遙真、伶渚伶
CP: 小狐三日、燭俱、鶴俱、安清安、一期三日、鶴ㄧ、浦亂
CP:ユキモモ(千百)バンモモ(万百)、54、23、63、樂紡

FC2 > http://hoshifuji.blog.fc2.com/ 有肉基本上都會放這裡

【燭俱/現paro】化裝舞會

企業家燭台x警察俱利
BGM- Tango in love (探戈舞曲)


*女裝有,不接受者請別點開










  要不是因為隊裡沒有適合的人選可以出任務,他也不會被上司強硬的塞了這個任務和他現在身上這套紅色露背晚禮服。

  轎車停了下來,大俱利伽羅的目光從車子外頭的景色拉了回來,司機下車替他開了車門。到了這次的任務地點,他再不情願也只能走下車。

  大俱利伽羅半長的頭髮被盤成一個優雅的古典造型,紅色的晚禮服露出大半背部,搭上柔順的白毛狐裘披肩遮住他背上的龍紋也遮住了胸前被上司強硬要求要逼真點而弄出來的假胸部,晚禮服將大俱利伽羅纖細的腰身給突顯出來,裙擺下面是一雙勻稱的雙腿,腳上的黑色細跟高跟鞋更是凸顯他腿部線條。

  大俱利伽羅把手上的邀請函遞給外頭的門侍,對方確認後將邀請函還給他,恭敬的彎腰歡迎他的到來。

  一踏入宴會現場,大俱利伽羅開始環顧四周,在場的女性們幾乎都集中在某個位置,他順勢瞄了過去,被圍在中間的正是他這次的任務目標,右眼帶著眼罩的帥氣男子,燭台切光忠。

  表面上燭台切光忠是大企業的老闆,有消息傳出他私底下正在接遊走於灰色地帶的交易,因此上頭派大俱利伽羅來調查這場不尋常的宴會。

  大俱利伽羅再第十次拒絕其他人的邀請後,走到角落打算緩和一下心情再來考慮要怎麼突破那個人群擠到目標身邊。此時他注意到身後有陌生氣息,他警戒的精神以防對方做出攻擊行動。

 大俱利伽羅感覺到肩膀被對方輕碰兩下,他立馬一個拐子向後拐,被對方閃了開來,透過燈光照耀下露出了原型,正是他千方百計得接近的對象。

  「好險閃的快,不然挨了那一下可吃不消」燭台切拍了拍胸脯,心有餘悸的說著。

   「抱歉,慣性反應⋯你沒受傷吧?」大俱利解釋了為什麼會突然攻擊他的原因

  「沒事沒事,今晚沒看到你在舞池中跳舞,不喜歡跳舞嗎?」

  「⋯我不會」大俱利伽羅說謊了,他會跳舞而且還是被強迫練習一個月的女舞步,好險時間不足不然他的上司可能會要他學跳鋼管舞。

  「請問我有這個榮幸可以邀請你跳舞嗎?這位美麗的小姐」燭台切光忠做出邀請的動作,手舉的有點酸正打算放棄時,對方輕輕的將手放了上去,燭台切光忠露出微笑牽著大俱利伽羅進入舞池。


  舞池裡的男女紛紛讓了條路給他們,燭台切光忠拉著對方的手將它放到自己的肩膀上,他也自然的將手搭在對方的腰上。

   他們很自然的跳完一首華爾茲,燭台切饒有興趣的詢問對方要不要來點不一樣的刺激,大俱利伽羅也不知道為何當時候會把手覆上答應了燭台切光忠的邀請。比起剛才適才緩慢優雅的華爾茲,這次是火熱激烈的探戈,原本在舞池中跳舞的人群分別退到場外將場地留給他們。


  從原本禮貌性距離的碰觸轉變成更加貼近彼此,動作俐落的舞步,貼近彼此的身軀和動作讓人無法移開目光,一曲終結大俱利伽羅右手環抱著燭台切光忠的肩膀,左腳抬高到燭台切的腰部位置,而燭台切光忠用右手環抱住大俱利伽羅的細腰,身體微微往前傾,兩人的臉只有幾公分的距離。


  停頓了幾秒兩人分別睜開雙眼,注視著彼此,正當大俱利伽羅想開口時,他從燭台切光忠的目光看到身後有位少婦正用著怨毒的目光看著他。他們放開了彼此,大俱利伽羅只留下一個背影給燭台切光忠快速的沒入人群之中。

  經過剛才那場激烈的舞曲,大俱利伽羅沒有注意到右腳的鞋跟已經有鬆脫的跡象,這時又有不死心的男士們想過來邀請他跳舞,為了甩開他們,大俱利伽羅大步快走起來,腳下的高跟鞋卻在此時支撐不了他的重量硬聲斷裂,導致他一時間失去平衡整個人撞到了正端著雞尾酒和冰桶的服務生,玻璃杯摔落地上發出了好大聲巨響,大俱利伽羅也被冰桶淋得一身狼狽。

  身為宴會的主辦人燭台切光忠來到騷動中心查看狀況,就看見正欲尋找的對象此時狼狽地坐在地上,一旁是高跟鞋的屍體。燭台切光忠指揮著服務生們將現場整理乾淨,他則親自蹲下身來檢查大俱利伽羅的情況,右腳踝有些為的紅腫,他輕輕觸碰該處還能聽到對方細微的抽氣聲,抬頭看見的是頭髮正滴著水珠咬住下唇不讓聲音發出來的大俱利伽羅。


  燭台切光忠立刻脫下他身上的西裝外套披到大俱利伽羅的身上,並一把抱起大俱利伽羅往角落的他專屬休息室走去。


  燭台切光忠把大俱利伽羅放到床上面,從懷中拿出一罐藥膏溫柔的塗抹對方在扭傷的地方,藉著藥膏幫大俱利伽羅按摩,隨著燭台切光忠的推揉令大俱利伽羅覺得被他手觸摸過的地方逐漸發熱,內心也逐漸感到有些躁動,想把腳縮回來燭台切光忠卻用力握住不給他逃開。


  「不好好擦藥可不行,萬一留下舊傷可不好」


  「....嗯...」有些細微甜膩的聲音洩漏的出來,大俱利伽羅驚覺到急忙閉嘴。


  「好了。」燭台切光忠察覺到後愉悅地笑著,放開了一直握住的腳踝,「接下來幾天都不用跑步或是用腳,傷就好了」


  「....謝....謝。」大俱利伽羅小聲的道謝,正打算起身卻被燭台切一個施力推倒在床上,對方雙手撐在他的兩側由上往下盯著他,大俱利伽羅下意識一個抬腿,使勁地踢了對方的下盤,趁著對方摀著傷痛處倒在一旁跳了起來逃跑似的離開房間。

  「真是有趣的小貓咪,我會找到你的」燭台切光忠從床上坐了起來,瞇起眼睛看著大俱利伽羅逃跑的方向說著,嘴角的笑容讓人不寒而慄。


 而另外一邊,大俱利伽羅往一開始安排好的集合地點移動,在那裡等他的是壓切長谷部。大俱利伽羅剛趁燭台切光忠不注意的時候將對方替他擦藥的藥膏給順了過來,將東西拋給長谷部之後逕自來到副駕駛坐上坐好,壓切長谷部則是將東西收好後才返回駕駛座上離開宴會場。


  「俱利伽羅辛苦了」


  「下次休想叫我穿成這樣」大俱利伽羅不滿的說著,他現在只想回家洗澡把身上這身禮服給換下來。


  「大俱利伽羅,這是主命必須服從」


  「知道了啦」大俱利伽羅一臉又來了的表情,決定不理會身旁的人滔滔不絕的說著上司的命令就是絕對芸芸。他用手撐著頭看著窗外的風景,袖子上傳來的男性香水讓他聯想到了那個獨眼的男人,兩人在房裡面單獨相處的畫面浮現在眼前,一想到那隻手的觸感,精緻的臉頰染上了不明顯的紅暈。

  「到了,好好休息明天別遲到了」壓切長谷部對著即將進房門的大俱利伽羅說著,對方隨意地揮了揮手轉身進屋休息。

  可惜大俱利伽羅的好日子沒有過多久,他上次帶回來的藥膏的檢查結果出來了,那真的只是一般的萬用藥膏而已,因此上司說他這次必須當作新進員工混入燭台切光忠的公司,履歷已經替他弄好了,下午就必須去對方的公司面試。


  大俱利伽羅想拒絕這個任務,身為上司秘書同時也是他叔父的長谷部就發話了,為了不聽接下來連續三小時的主命是唯一的理論,他拿走桌上上司替他準備好的資料逃出辦公室。


  「俱利伽羅等等,穿著這套衣服去面試」長谷部從後頭追了上來,將一套薰衣草紫色的女用西裝套裝遞給大俱利伽羅,大俱利伽羅立刻調頭逃跑,長谷部像是早知道他會逃跑搶先一步抓住他,語重心長的說這次的任務很重要因此這樣的偽裝是在保護大俱利伽羅的安全,他不肯穿上長谷部會為了上司而當場替他換上。


  大俱利伽羅知道為主命是從的叔父說到做到,他要是真的不換上,叔父可是會不顧場合直接在其他工作夥伴們面前替他換衣服,不悅地嘖了聲接過衣服說他會換上就離開了警視廳。他來到了燭台切光忠公司附近的公園廁所,對著眼前的西裝套裝發呆,一直到時間快接近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換上那套衣服,裡面還附了一雙黑色褲襪跟紫色的高跟鞋,在心中咒罵了上司,並想著等這次任務結束後回去絕對要申請特休一個月,他才不管上司那個老頭會不會答應。


  大俱利伽羅一臉陰沈的出現在燭台切光忠的公司,櫃台小姐被他的氣場給嚇到以為他是要來搶劫,正打算偷偷的按下桌子下方的緊急按鈕,大俱利伽羅開口詢問面試會場在哪裡才讓她反應過來,指了個方向就不再理會他。


  按照櫃台小姐指的方向前進,大俱利伽羅看到了兩台電梯,一台有著人在排隊,另一台比較裡面的則沒人過去,為了節省時間大俱利伽羅走向沒人排隊的電梯搭了上去。櫃台小姐像是想起什麼似的急忙衝了過來只看見電梯門在她眼前闔上。


  「慘了那台電梯除非主管級人員不能搭啊...老闆會不會殺了我啊..」櫃台小姐一臉慘白的說著,那台電梯唯一通向的地方就是本公司老闆的辦公室,她只能在心中保佑大俱利伽羅能順利離開。


  大俱利伽羅敲了敲辦公室的門,聽到裡面說請進之後才開門走進去,裡頭的人正低頭仔細看著公文,頭都沒抬直接開口:「有什麼突發事件要跟我報告的?」


  「我是來面試的」大俱利伽羅將資料放到燭台切光忠眼前。


  燭台切光忠的視線被一份公文給打斷也沒有生氣,只是抬頭看究竟是哪個有趣的人敢直接闖入他的辦公室。一看到大俱利伽羅的臉他的嘴角上揚起來,用著愉悅的口問說著:「我們又見面了呢」


  大俱利伽羅這才驚覺到他走錯地方,正想搶回對方手上的資料卻撲了個空。


  「雖然腳傷快好但是還是不能做這麼激烈的動作喔」燭台切光忠用手指挑起大俱利的下巴說著,視線也瞄到了因為撲到了桌上而視線範圍的是大俱利伽羅的胸部說到:「想不到你這麼熱情呢」


  大俱利伽羅這才注意到燭台切的目光,從桌上爬了起來,遮住胸部說了聲:「變態!」


  「正好我缺個貼身秘書,你率取了,廣、光、君。明天準時來上班啊」
(Fin)


  
*************************
總之就是想寫俱利穿著紅色的禮服跟光忠跳舞啦(艸)

然後我喜歡有點黑的光忠~~~W

最近有點喜歡寫兩人還沒交往前的故事XD

一樣又是個只有起頭沒有後續的文章W


哪天想到想要補後續的話我會補的WWWWWWWW

评论(2)
热度(44)

© 菲菲♠スタミュ好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