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菲♠スタミュ好き

大家好,我是都塚 菲
不用客氣想怎麼稱呼我都可以
但是請別用大大或太太稱呼我(我會害羞
是個還不成熟的寫手、Coser

本命:保志總一朗、百(i7)
希望可以和大家多多交流
文章也非常希望可以給些回應,能被人喜歡真的很開心W

目前創作的方向:飆速宅男、排球、黑籃、Free、刀劍亂舞、アイナナ

CP:東卷、山坂山、福荒
CP:大菅、月山、及岩
CP:黃笠
CP:遙真、伶渚伶
CP: 小狐三日、燭俱、鶴俱、安清安、一期三日、鶴ㄧ、浦亂
CP:ユキモモ(千百)バンモモ(万百)、54、23、63、樂紡

FC2 > http://hoshifuji.blog.fc2.com/ 有肉基本上都會放這裡

【高校星歌劇/星那】

  星谷舒服的伸直身體,好久沒有自然清醒。

  平時總是那雪耐著性子使勁各種方法把他從床上挖起,星谷探頭下去那雪的位子,他的床單散落在地上,床位主人則不知去向。

  「那雪真是的,趕著出去也不能隨意丟被子啊!」星谷將他的被子搬下來折好才伸手撿起地上的被子打算替對方整理乾淨

  沒想到被子下方躺著正是他以為消失的室友,顧不上手中的被子急忙上前檢查對方的狀況。從額頭傳來燙手的熱度,那雪臉上不自然的潮紅和急喘的呼吸,還有因為難受而發出的細碎呻吟。

  「那雪!那雪你醒醒啊!怎麼辦沒有回應⋯⋯」星谷使勁的搖著那雪的身子,對方沒有反應,對方沒有反應使得他混亂的腦袋也想不出辦法。

  「對了!沒有反應的時候要做人工呼吸、人工呼吸!」星谷低下頭抬起那雪的下巴正準備進行所謂的人工呼吸前被一雙手給擋住了。



  那雪一睜開雙眼就看見星谷過近的臉龐,雖然不知道星谷為何要親他先推開再說。一早起床他原本想像往常一樣爬到上鋪去叫星谷起床,誰知道才剛下床就感到一陣天旋地轉,渾身無力,蓋在身上的被子也因此被他扯下蓋住他的身體,再來他就失去意識直到剛才被星谷過近的臉給嚇到。



  「星、星谷君,就算我們是朋友你也不能做這種事情啊」那雪緊張的說話有些結巴,他從一開始星谷說要跟他當好朋友之後就察覺到他對星谷的情感開始有些不同。



  「那雪你終於醒了,要是你剛才沒醒我正打算替你人工呼吸呢!」星谷不太介意被推開,隨意地坐在地上回答著那雪。



  「欸?啊...」那雪害羞的低下了頭,他想到別的事情去了,他還以為星谷對他的感情超越友誼,聽到對方的回答心中不免小小的失落了一下,隨即那雪恢復了精神朝星谷露出要對方安心的微笑;那雪從地上站起,虛軟的四肢讓他又跌坐回地上,他茫然地看向垂在一旁的雙手。



  此時星谷的頭突然貼上那雪,從對方的額頭處傳來的高溫讓星谷知道那雪發了高燒。星谷拉開兩人的距離,扶著那雪回到床上並替他蓋好被子;那雪掙扎著想爬起,星谷卻難得的強硬壓制他要他好好休息,還說今天的便當就交給他來處理。



   那雪不太放心讓星谷去做這件事,但是這裡也沒其他人能讓他拜託只得點頭答應星谷。



  得到那雪的允許,星谷迅速的換好制服來到廚房,他老早就想要這麼做了,平時那雪將全部的工作都攬在身上不讓他靠近廚房,每次都是他期待那雪的特製便當,終於有機會讓他能替那雪和他的朋友們做便當了。



  星谷翻出那雪的食譜,開始在廚房大展身手;空閑愁打工回宿舍經過廚房,隨意瞄了一眼,原本乾淨的廚房如今慘不忍睹,罪魁禍首的星谷正沾沾自喜的打包著不明物體,愁默默的離開了廚房內心盤算著等下該帶什麼樣的泡麵當午餐。



  * * *



  當大家都聚集在練習場時,星谷說明那雪生病所以今天沒辦法來練習,要他們不用擔心午餐部分,他已經接下那雪的工作替大家準備好午餐。



  天花寺看了星谷手上提的便當一眼,疑惑的盯著看,外觀看起來正常不知道內容物會如何。星谷接收到天花寺不信任的眼神,立馬打開了他的便當打算讓對方驚訝;確實是讓天花寺驚訝不已,甚至連一旁的月皇也瞪大雙眼。在他們眼前的事看不出完整形狀表面上80%焦黑,大小不一的塊裝物擺放在一起,看起來正常的白飯也都黏在一塊。



  「你這是在做什麼東西?生化武器嗎?!」



  「這是玉子燒啊!」星谷一臉天花寺你連玉子燒都不知道的表情看著他。



  「玉子....燒?」天花寺皺著眉頭,從沒吃過平民食物的他聽到新名詞有些好奇地看著那焦黑,愁則是拍了他的肩膀搖著頭。



  「星谷,那雪不讓你接近廚房是對的」月皇不忍再看那可怕的便當一眼,撇開了視線。



  「月皇這麼說來你對料理很在行囉?」



  「至少比你行。星谷你有替那雪準備冰枕嗎」月皇不打算再跟星谷談論料理上強制轉移話題,他想就算星谷在料理這方面不太在行至少還知道該怎麼照顧病人吧?



  「冰枕?」星谷不太理解月皇的話,鮮少生病的他對於這方面沒有什麼理解和認知。



  月皇重重的嘆了口氣,他現在體會到那雪的重要性了;平時有那雪在至少他不用去煩惱星谷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而且他一手包辦了大家的便當也把他們鳳隊成員的胃給養刁了,團員們習慣了那雪的午餐,眼前據說是便當的東西看樣子是不能吃了。



  「星谷你跟天花寺去準備冰水跟毛巾到星谷的房間去;空閑能麻煩你替那雪弄點東西吃嗎?」



  星谷立刻站起來說知道了,興奮地拉著天花寺離開準備月皇所交代的東西,沿途還能聽見天花寺不太情願的抱怨聲;空閑拿走星谷遺忘的便當來到廚房,看了一眼那雪放在冰箱裡的食材盤算著要做什麼,半小時之後大家在星谷跟那雪的房間裡集合。



  空閑端了碗粥過來,細心地替對方吹涼好讓那雪能馬上食用;等到粥差不多見底,月皇將感冒藥跟水遞給星谷要他餵那雪,他不是沒看出那雪對星谷超越友誼的感情,順水推舟的幫那雪好讓他收服星谷對往後鳳隊的發展是件好事。



  「那雪,吃藥吧」



  「星谷君,我自己來就可以了」那雪害羞地想接過星谷手上的水杯,對方卻強硬的不肯放手;那雪只得忍耐著想躲到棉被裡頭的羞恥感微微張口讓星谷把藥放入嘴裡。星谷則是伸手探了對方的溫度確認比起早上稍微下降了些才安心下來。



  「那雪,今天就好好使喚星谷吧!」月皇靠在床邊如此說著,一旁的室友也跟著點頭。



  「星谷這俗人如果沒弄好還有本大爺在,放心吧」天花寺雙手環胸認真的說。



  「有你在才更讓人不放心」月皇回應著天花寺。



  「啊?!本大爺可不像星谷」



  「讓那雪休息吧」空閑開口,看了下手機差不多也到了打工時間,心裡雖然有些不放心那雪但也只能交給剩下的成員,獨自離開星谷和那雪房間。



  月皇看著那雪好轉的氣色也不打算繼續待著,俗話說:『打擾別人戀愛會被馬踢』,他可沒這麼不識趣;眼神瞄到天然記念物的天花寺,對方一臉打算坐下來照顧那雪,月皇內心嘆著氣,隨便找個理由強迫天花寺跟著他一起離開把房間還給原主人。



  房間因為三人的離去而變得寂靜,沈默的空氣讓兩人互看彼此。星谷突然唱起發聲練習,那雪為愣的看著星谷突然的舉動,下一秒笑了起來,笑了好一陣子才緩了下來;星谷依舊如往常般總是可以打破氣氛,他也不用因為對方可能會察覺到他的心情感到尷尬,這麼一想那雪感覺輕鬆許多。



  「太好了那雪你終於笑了」星谷露出燦爛笑容的說著,這陣子那雪雖然會露出笑容但總給他一種有些寂寞的感覺。



  「欸?」那雪有些錯愕瞪大雙眼,他不能理解星谷這句話的意思。



  「總覺得最近那雪沒什麼精神,有點擔心」



  「......謝謝你,星谷君」那雪聽完星谷的說明勾起笑容。



  「明天我想吃那雪的便當」星谷自然地坐在那雪床邊說著,那雪微笑著答應但是他還是強調不讓星谷進廚房幫他,令星谷不服氣的想為自己辯駁;從兩人房內傳出了笑聲才讓守在門外的月皇離開。





  (The end.)
  


*********************************


本命是和愁(泉愁)


自己也先打了一個小段子只是一直沒有想到後續結局XD


打完或許會放出來W




那雪真的好可憐,明明就是星谷的第一個朋友卻一直被星谷忽略所以就腦衝的嚕了一篇出來(艸)



评论
热度(13)

© 菲菲♠スタミュ好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