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菲♠スタミュ好き

大家好,我是都塚 菲
不用客氣想怎麼稱呼我都可以
但是請別用大大或太太稱呼我(我會害羞
是個還不成熟的寫手、Coser

本命:保志總一朗、夏碎
希望可以和大家多多交流
文章也非常希望可以給些回應,能被人喜歡真的很開心W

目前創作的方向:飆速宅男、排球、黑籃、Free、刀劍亂舞、アイナナ

CP:東卷、山坂山、福荒
CP:大菅、月山、及岩
CP:黃笠
CP:遙真、伶渚伶
CP: 小狐三日、燭俱、鶴俱、安清安、一期三日、鶴ㄧ、浦亂
CP:ユキモモ(千百)バンモモ(万百)、54、23、63、樂紡

FC2 > http://hoshifuji.blog.fc2.com/ 有肉基本上都會放這裡

【燭俱/吉原paro】十年 (序)


*內有微量的小狐三日(三日月媽媽桑設定),序章沒有但是之後會有所以還是打了tag

*吉原設定,俱利被保護的很好(o

*看完惡女花魁之後的產物!惡女花魁真的很好看!!(不是重點

*大概會變成系列文(?)

*沒有肉的吉原paro呢,沒有肉沒有肉沒有肉! 太重要要說三次!



先放個開頭看看回應再決定要不要繼續寫(ㄍ



以上接受者請往下食用
























  『別走--!光忠!!』 大俱利伽羅大喊著,睜大眼睛看著眼前熟悉的環境。



 大俱利伽羅伸長右手彷彿想抓住什麼,手中的虛無,無時無刻都在提醒他,光忠早已不在這裡的事實;他卻總是夢到光忠並沒有離去,還是像往常一樣會偷偷帶他爬到屋頂上兩人肩並肩看著滿天星空。

  光忠逝去已經過了十年。

  大俱利伽羅永遠不會忘記十年前的大火吞噬了光忠,要不是兩人在逃出火場的時候他身體不適拖累了光忠,對方也不會為了要救他而被倒下的木樁壓住腳動彈不得。

  大俱利伽羅當時被青樓的其他大人攔腰抱走,他只能努力伸長雙手想要抓住光忠,口中不斷說著光忠的名字,對方留給他的卻是一個完美的笑容,火勢延燒吵雜,大俱利伽羅聽不見光忠的話,但是從口型上判斷是要他活下去。

  蜷緊身軀想要保持冷靜,腦中揮之不去的滿都是光忠的笑臉,不甘地咬緊雙唇不讓示弱的聲音從中溢出。

  大俱利伽羅不是沒想過要跟隨燭台切光忠的腳步離去,但是每當他有這個念頭腦中就會浮現光忠的臉,對方一臉嚴肅的要他活下去,況且他這條命是光忠拼死替他撿回來的,說什麼都不能這麼輕易放棄。

  「俱利你若起床就開始準備要出場表演」一名色子在門外呼喚,對方跟他算是同期開始訓練,卻不如他早日出道,而且也沒他好運,因為大火意外被媽媽桑發現他背上特殊龍紋,藉此作為將來拍賣要件允許他在成年前都可以不接客。

  「⋯嗯。」回應了對方,大俱利伽羅從被窩中鑽出,換上他的表演服,頭髮隨意的扎了個馬尾,衣服簡單素雅但是卻能襯托出他那清麗的外表。

  「我出門了,光忠」大俱利伽羅離開房間之前,對著桌上某個髮簪道別。那個髮簪是小時候他跟燭台切光忠第一次逛市集的時候,光忠買給他的。

  簪身是龍的形狀,龍手上還握著一紅一藍的小石子,大俱利伽羅一看到那個簪子目光就離不開它,光忠見他喜歡的緊偷偷趁大俱利繼續往前走的時候悄悄跑去購買,回青樓之前塞到大俱利的手中。

  當時候大火發生,大俱利伽羅就是為了跑回去拿這個簪子被困再房間裡頭,在加上當時候他染上風寒體力根本逃不出去,是燭台切不顧一切破門而入,拉著他的肩膀就往外準備逃命,燭台切注意到即將有梁柱要倒榻奮力將大俱利伽羅推向趕來救援的大人那邊,而他卻因為閃避不及被燒著的梁柱給壓到腿,再來大俱利伽羅就只能看火光吞噬掉燭台切光忠。


  因此,這支髮簪是大俱利伽羅把對燭台切的感情全數寄託再上頭,將他當成光忠,每次離開房間都會跟它道別。



(TBC..........?)



*****************************************************************

這時候拉線很不道德,但是呢.........一次po完我就沒存稿了(ㄍ

所以只好分批放,而且我也不知道這個題才會不會雷到人(艸)

謝謝有人催促我更文,但是我不是更新之前說好要更的續篇而是自己找死開了新篇WWWWW

到底會不會完結呢,又或者懶癌發作棄坑呢W?

评论(2)
热度(9)

© 菲菲♠スタミュ好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