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菲♠スタミュ好き

大家好,我是都塚 菲
不用客氣想怎麼稱呼我都可以
但是請別用大大或太太稱呼我(我會害羞
是個還不成熟的寫手、Coser

本命:保志總一朗、夏碎
希望可以和大家多多交流
文章也非常希望可以給些回應,能被人喜歡真的很開心W

目前創作的方向:飆速宅男、排球、黑籃、Free、刀劍亂舞、アイナナ

CP:東卷、山坂山、福荒
CP:大菅、月山、及岩
CP:黃笠
CP:遙真、伶渚伶
CP: 小狐三日、燭俱、鶴俱、安清安、一期三日、鶴ㄧ、浦亂
CP:ユキモモ(千百)バンモモ(万百)、54、23、63、樂紡

FC2 > http://hoshifuji.blog.fc2.com/ 有肉基本上都會放這裡

【燭俱/吉原paro】十年 (一)

一、突如其來的暴風雨

副標:白鶴旋風(乾# 


閱讀前提注意事項&警告

*此篇小狐三日戲份比較重(三日月媽媽桑設定)

*吉原私心設定,俱利被保護的很好(o

*大概會變成系列文(?)

*沒有肉的吉原paro呢,沒有肉沒有肉沒有肉! 太重要要說三次!







以上接受者請往下,不接受者請按X離開

 





  通常頭牌是不會一早就出來見客,大俱利伽羅上午會先去訓練其他新進的禿,下午才會出場開始表演,比較特別的是每天晚上都有一位幸運兒可以得到俱利的伺候。

  當然只是單純的私人演奏,不過卻可以到大俱利房間跟他共渡一小時的獨處時光;可別以為獨處就真的只是只有兩個人,在角落可是站著一個高大的護衛,小狐丸,隨時在一旁待命。
      
  他的身分來歷不明,只知道他除了這一小時會在大俱利房間,其餘時刻都跟在媽媽桑的身後。

   要是做出攻擊行動不但會被當成被小狐丸制伏還會被列入花街的黑名單中,永遠不能踏入這裡一步。

  一直到晚上表演結束到謝幕,慕名而來想一睹俱利風采的人源源不絕,更多人為的是能得到大俱利伽羅的青睞得到那一小時的時間。


  「謝謝大家今晚的欣賞,接下來就是令人最期待的特別服務時間。」媽媽桑三日月宗近出來主持,一旁站著是面無表情的大俱利伽羅,身後站著是從小就陪伴在他身旁的小狐丸。


  台下的男性們一陣歡呼,他們等待許久就是為了這個,雖然大俱利沒有賣身但是因為這樣的活動反而讓更多人願意花大把金幣來賭能被大俱利選中的那瞬間。

  「⋯⋯!?」大俱利伽羅平常都是隨意看挑一個看起來順眼的男人,雖然沒有特別喜好但是他總是會挑深黑色短髮,長相英俊的男人,會下意識的把對方當成是燭台切一樣。

  這次他卻被一抹白給吸引,不自覺的就指著對方。

  「哎呀,今天的幸運兒是那個全身白的那位嗎?」三日月看了大俱利指著的方向,看清楚對方長相難得的愣住卻馬上恢復過來。
  
  「嗯」大俱利點頭回覆,開始收拾他的東西準備回房等候媽媽桑帶著幸運觀眾到他的房裡。

  「那麼請那位純白的先生跟我們走,讓我們帶您過去吧!」

  不少人失落的離開青樓,也有人選擇留下來挑其他人撫慰心靈,隔天繼續努力。


   「第一次來就這麼幸運被選上,真是太Lucky了!」

  「呵呵,這位客倌您真有趣」三日月打趣道,沿路上三日月介紹著他的店提供哪些服務,並告訴對方如果有需要可以再次光臨。


  三人停在大俱利伽羅的房門口,在準備開門之前三日月特意回頭叮嚀,「俱利只有提供表演服務,禁止靠近觸摸,您都清楚了?」

  「當然當然!誰不知道這『三條』的規矩」看似無意的強調某個名詞,卻讓兩人身體不自然的僵住。

  「⋯⋯討厭啦,這位先生怎麼說著別人家的店名呢,這麼好聽的名字我們可擔當不起」三日月臉色不變的回應,雖然臉上帶著笑容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那可是那笑容背後藏著怒氣。

  「惹媽媽桑生氣了?抱歉抱歉!我只是隨口說說而已。這麼說來,現在才發現媽媽桑的眼睛很漂亮呢,就像眼中映著月亮一樣」突然湊到三日月面前緊盯著三日月的湛藍雙眼開口。

  「客人,您這樣做我們很困擾,如果想要找對象你找錯人了!」小狐丸用力拉開客人跟三日月的距離,眼神警戒又不悅的盯著他,下意識的擋在三日月面前。

   三日月宗近輕拍小狐丸的背安撫對方,小狐丸這才不甘願的讓開。


  「客人,你只剩下40分鐘的時間,再不進去就要結束了」三日月宗近側身讓出房門,等到對方走到房門前面,三日月突然湊到對方身旁,「要是你再說錯我們的店名,就別想再踏入本店來」說完退回小狐丸身旁面帶笑容的看著對方。


  「哈哈哈!媽媽桑真是風趣」白衣客人故作鎮定的回答後就推門進入房內,小狐丸看了三日月一眼,在得到對方要他安心的眼神才跟著走進房內工作。
  
「喔呀,剛才遠看就已經覺得很美了,近看更是不得了」


「......想聽什麼曲」大俱利伽羅不打算回應對方,轉移了話題。


「不了,機會難得我們來聊天吧?」白衣男子坐在大俱利伽羅對面的椅子上,轉身詢問小狐丸,「聊天應該可以吧?」


  小狐丸對眼前的男人沒有好感,再加上剛才再他面前調戲三日月更是讓他不爽眼前的人。礙於工作不能對客人無理,勉強點頭當作回應。


  「太好了!你叫什麼名字阿?我叫鶴丸國永!」鶴丸國永在得到小狐丸的首肯後,開心的上前握住大俱利的雙手自我介紹。


 「俱利,就叫俱利」大俱利伽羅冷淡的回答,思緒卻拉到小時候跟光忠第一次見面的時候。

  

  「小俱利,小俱利~~你有在聽嘛?」鶴丸揮著手,嘗試拉回大俱利伽羅的注意力,他剛才滔滔不絕地講著他跟著他朋友剛從外國回來,他今天來是替對方先來探路,如果覺得不錯隔天他打算帶他一起來開開眼界。


  「嗯?」大俱利伽羅思緒拉回來,看著不知何時又跑到他面前的鶴丸,皺起眉頭。


  「你這樣分心我可以要求加時間嘛~」


  「『不行!』」大俱利伽羅跟小狐丸同時開口,鶴丸不滿的嘟嘴抱怨著兩人小氣。


  就這樣剩下的時間基本上都是鶴丸一個人在講,大俱利也只是單純地聽偶爾會認不住吐槽幾句。


 「時間到了,走吧」小狐丸開口,他一直盯著時鐘就是等著趕鶴丸離開這裡,他一刻也不想跟他待在同個空間裡。


  「呿,還是跟以前一樣算那麼精準」鶴丸國永小聲地抱怨,當然這句話他可沒讓小狐丸給聽見。


  「再下去收費可是很貴的,客人您付不起」小狐丸忍著即將爆發的脾氣,客氣地說。


  「小俱利我明天還會再來!還要點我喔!我會準備驚喜給你!」鶴丸離開之前甩了個飛吻給大俱利,當然那個飛吻的下場是被對方冷漠地躲開。


  「明天來,補時間給你。」





 * * *


  小狐丸把鶴丸恭送出去,青樓裡頭客人也幾乎都離去,確實的鎖上所有的門窗他才回到他跟三日月的房間。


  「辛苦了」三日月宗近起身張開雙臂迎接身心俱疲的小狐丸。


  「嗯」小狐丸靠著意志力走過去攤在三日月身上。今天一瞬間發生太多事情他到現在腦袋還是無法消化這麼大量的資訊。


  「你在擔心鶴的出現會帶動不好的發展?」今天在現場一看到鶴丸,三日月一眼就認出對方,雖然身高抽高許多但是樣貌沒有任何改變。


  「他可能沒認出我,但是絕對認出你了」


  「我已經給他警告了,他應該知道」鶴丸的到來代表著他們的藏身地已經被發現,只是目前那裡還沒有任何行動,看鶴丸的樣子也只是單純好奇進來參觀,卻因為大俱利選中他意外發現到兩人的存在。


  三日月並不擔心鶴丸會對他們造成威脅,倒是比較擔心早前鶴丸那些舉動惹火愛吃醋的伴侶。


  「但是我還是不喜歡他靠你那麼近!」小狐丸感到不滿,從以前鶴丸就很喜歡黏在三日月身邊捉弄他,三日月每次都被弄的衣衫凌亂活像被人亂來過。而且特別喜歡搶他的豆皮壽司,食物造成的累加怨恨可是很難消除的。


  「哈哈哈,時候不早了睡覺吧」三日月順了順小狐丸毛躁的頭髮,半推半拉把順毛過後的男人給推上床,熄燈睡覺。




(TBC)


************************************************************************

其實本來沒打算要寫那麼龐大的設定,但是在寫到一半時候突然來了靈感就增加了一些預想之外的設定

我終於!寫了夢寐以求的小狐三日了!!!!!!

這篇主線是燭俱,支線是小狐三日,或許還會寫一些鶴一(?

雖然我覺得我沒埋什麼梗,但是裏設定應該很好猜(?????)


取名甚麼的真得很難,想了很多名字都覺得怪怪的 [青樓記] 這樣好嗎(喂


评论
热度(13)

© 菲菲♠スタミュ好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