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菲♠スタミュ好き

大家好,我是都塚 菲
不用客氣想怎麼稱呼我都可以
但是請別用大大或太太稱呼我(我會害羞
是個還不成熟的寫手、Coser

本命:保志總一朗、夏碎
希望可以和大家多多交流
文章也非常希望可以給些回應,能被人喜歡真的很開心W

目前創作的方向:飆速宅男、排球、黑籃、Free、刀劍亂舞、アイナナ

CP:東卷、山坂山、福荒
CP:大菅、月山、及岩
CP:黃笠
CP:遙真、伶渚伶
CP: 小狐三日、燭俱、鶴俱、安清安、一期三日、鶴ㄧ、浦亂
CP:ユキモモ(千百)バンモモ(万百)、54、23、63、樂紡

FC2 > http://hoshifuji.blog.fc2.com/ 有肉基本上都會放這裡

【燭俱/吉原paro】十年 (二)

二、意外的訪客

鶴丸依照昨晚的約定,今天也過來這家青樓找他,但是吸引大俱利伽羅目光的不再是鶴丸,而是他身旁那個男人;雖然對方戴著眼罩,但是那身氣質和長相都神似大俱利記憶中的燭台切光忠。

不讓激動的心情影響表演,大俱利伽羅鎮靜的完成演出,按照程序選擇了「燭台切光忠」,先行回房等待對方到來。

鶴丸本來也想跟著燭台切一起卻被小狐丸給攔下,「一次只有一個名額,殘念」

「小狐,不能這樣跟客人說話喔!」三日月喝斥小狐丸的無禮,從以前小狐丸就看不慣鶴丸,他只得在兩人還沒吵起來之前阻止他們。

「我知道了,對不起」小狐丸垂喪著臉,彷彿能看到他頭上那對『耳朵』垂下,宛若一個被責罵的小動物一樣令人想好好摸摸他的頭安慰他。

三日月確實也輕撫過小狐丸的毛髮,要他不要忘了最重要的工作。


得到三日月獎勵的小狐丸,重新恢復原狀來到在前方不遠的『燭台切光忠』前面,帶領他來到大俱利伽羅的房間,站在角落監視著他的一舉一動。

小狐丸憑著熟悉的氣息跟野性直覺認出眼前戴眼罩的男人是光忠,只是對方一副不認識他們更甚至是和他最親密的大俱利的樣子,讓小狐丸不敢貿然上前。

「你的名字。」

「我都忘了要先自我介紹,我是剛從國外留學回來的長船,今天是被鶴丸さん硬拉過來的,你的表演很精彩」長船伸出手打算握手示好,卻等不到對方的回應只好默默收回。

「謝謝,你一直都待在國外?」

「是啊!跟著母親大人學習,這次也是回來替母親大人辦事。」

「大俱利伽羅,我不打算跟任何人交好,請你記住」大俱利伽羅再確認對方只是長相神似燭台切光忠之後,表明一切彷彿再說給自己聽。

「那我可以叫你伽羅醬嗎?」長船不知道為何,總有眼前的人他非常熟悉,甚至是親切感,他不認為兩人是初次見面,還擅自脫口而出平時不會做的事情,幫第一次見面的對象取稱呼。

「隨便你」大俱利伽羅冷淡的瞄了他一眼又繼續回到原本的談話內容;內心卻在聽見這個稱呼心臟大幅跳動,他已經十年之久沒有聽見這個稱呼。

往常客人若是提出這類的要求,大俱利伽羅一定立刻拒絕,甚至立刻結束這個特別時間,久而久之再也沒有客人主動提起稱呼的話題。

「聽鶴丸說,可以跟伽羅醬聊天是嗎?」

「可以。」

「來聊聊彼此的事情如何?我想要多認識伽羅醬」

「我不打算跟任何人深交,找其他人去」自從燭台切光忠離開後,大俱利伽羅就不再敞開心房,除了幼時就照顧他的老闆跟他的輔佐之外。

「我也只是想跟伽羅醬交個朋友而已,這次回來這裡是聽鶴丸說我也曾經在這個國家生活過想回來找尋失去的東西。」

「找東西?」

「我的記憶。我總是做著同樣的夢,夢裏有個小孩哭喊著我聽不懂的話語,一直朝我的方向伸手,我不願意看到對方哭泣無助的表情,每次準備伸手觸碰總是會被大火吞噬,再者我沒有十歲以前的記憶」長船從不跟人談論他的夢境甚至是過去,但是眼前的大俱利伽羅卻令他不自覺想傾訴。

「⋯你失憶?」

「鶴丸說他在這附近發現我的倒在地上,當時我發著高燒醒來只記得自己的名字,因緣際會下被生母給救了,被帶到國外生活,這次回來則是母親想要在這裡開分店」

「老闆的門路很多,找他談」

「時間到了」

「等等,昨天欠鶴丸十分鐘補給他吧!」大俱利伽羅難得的開口,小狐丸嘆口氣默許大俱利打破規則的請求退回原位,誰讓他從小看著眼前兩人長大都有感情了。

大俱利伽羅最後還是沒有脫口任何有關燭台切光忠的訊息,若不是光忠自己想起就代表著他本身其實是不願意回想起來。強硬的灌輸對方對他來說根本不存在的記憶,強迫他接受一切太慘忍了。

至少現在知道燭台切光忠還活著就足已。他的這份愛戀也就可以繼續存放在心中,在這個講求門當戶對的時代,適合燭台切光忠的是名門貴族的大小姐,而他不僅是地位最低賤的藝伎更是個男人,先天條件就已經輸了。

* * *

從此,每天晚上長船都會準時出席,站在可以直視大俱利伽羅的最佳位置。

長船自己也不清楚為何,他的身體總是比理性早一步行動,等他回神他早已身處在『御望』之中。


「俱利,我有些話想跟你說」三日月宗近在大俱利挑選了燭台切光忠之後,他趁著大俱利在收拾東西時候走到他身旁說。

「知道了」

「長船先生好」三日月點頭問候,已經連續兩個禮拜都是燭台切光忠被選中,早已記住對方名字,況且他也算看著光忠長大自然認出眼前的人是誰。

「媽媽桑你好」

「可別欺負我們家俱利喔!」

「一定」長船執起三日月的柔夷在上頭印上一吻。


「哎呀」三日月笑呵呵的遮住嘴巴,偷瞄身旁伴侶的表情,對方臉色黑了一半礙於身分只好忍耐;三日月心情大好,給了還在生氣中的小狐丸一個安慰的吻,這才讓他四周開啟小花,帶領燭台切光忠去大俱利房間。



「伽羅醬,再見」長船在最後離去前在大俱利伽羅臉頰旁留下一吻,給對方燦爛帥氣的笑容。

「唔!」

「外國人都是這樣道別的!拜拜」

大俱利伽羅看著燭台切光忠的背影,會心一笑。雖然現在對方根本不記得他,但是能夠跟他像這樣聊天他也滿足了。

「三日月在房間等你了,我們該過去了」小狐丸提醒陷入沈思的大俱利還要正事要做。

大俱利伽羅收拾好桌上的物品,跟著小狐丸去找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比著身旁的椅子,要大俱利坐下;順便給站到他身後的狐球誇獎的獎勵直接切入正題。

「我就直說了,俱利你最近點長船會不會太頻繁了一些?」

「⋯⋯⋯」

「雖然沒有硬性規定不能點重複的對象,但是這樣你的賣點就會消失」

「是⋯」大俱利知道,他是靠著這項活動才讓他保持在頭牌卻不用再門口拉客做事的;若他不能保持高額的消費率,那麼媽媽桑也不能偏袒他不讓他做事,勢必得將拍賣自己初夜的期限提前。

「相信你是個聰明的孩子,知道如何處理。今天早點休息,明天早上也麻煩你了」

「知道了,晚安」大俱利伽羅恭敬的道晚安離開了三日月宗近的房間。




(TBC)

评论(25)
热度(9)

© 菲菲♠スタミュ好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