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菲♠スタミュ好き

大家好,我是都塚 菲
不用客氣想怎麼稱呼我都可以
但是請別用大大或太太稱呼我(我會害羞
是個還不成熟的寫手、Coser

本命:保志總一朗、夏碎
希望可以和大家多多交流
文章也非常希望可以給些回應,能被人喜歡真的很開心W

目前創作的方向:飆速宅男、排球、黑籃、Free、刀劍亂舞、アイナナ

CP:東卷、山坂山、福荒
CP:大菅、月山、及岩
CP:黃笠
CP:遙真、伶渚伶
CP: 小狐三日、燭俱、鶴俱、安清安、一期三日、鶴ㄧ、浦亂
CP:ユキモモ(千百)バンモモ(万百)、54、23、63、樂紡

FC2 > http://hoshifuji.blog.fc2.com/ 有肉基本上都會放這裡

【燭俱/吉原paro】十年 (三)


  接連好幾天大俱利伽羅都沒有再指名長船,就連在表演時也不曾將視線移到他所在的區域。

  長船不能理解這樣的劇變是怎麼回事,但是沒被大俱利伽羅選上讓他感到失落,同時也嫉妒著那些被挑選的幸運兒。

  「俱利,你今天就點他吧!」三日月宗近趁表演還未開始,悄聲的開口。

  不忍看到燭台切光忠露出痛苦的表情。明明互相喜歡彼此的孩子,如今卻生分的很,三日月也大致上明白燭台切光忠的狀況,他跟小狐丸只能默默在背後支持。

  「⋯⋯好。」

   大俱利伽羅在表演結束,指名了不報希望的長船,被選中的愉悅心情讓他露出笑容。

  誰知當他進入大俱利伽羅的房間,對方第一句話就打他入地獄;大俱利伽羅表明今天會選他是為了當面跟他說清楚,他不會再跟長船有任何接觸,要對方不要再來這裡,他不是還要有其他正事要做嗎?

  「伽羅醬,不要拒絕我!」

  「我幫不上忙。」

  「伽羅醬,你一定幫的上忙,我在找的對象他的背後有紋身,我很確定那個人一定就在這裡面!」

  「有紋身的人那麼多,我哪知道是誰?」

  「有著黑龍紋身,你有印象嗎?」

  「⋯⋯有,不過十年前就不在了。」

  「不在?他去哪裡了你知道嗎?」長船一聽抓住大俱利的手,他終於找到一絲希望。


  「在火場中死了。」大俱利伽羅甩開那雙令他眷戀的手,努力維持臉上面無表情,不想讓對方察覺出他動搖的內心。

  「騙人!騙人的吧?!伽羅醬,這不是真的吧?」

  「這就是事實,你不信問小狐丸!」

  長船順著大俱利的話轉頭看向站在角落的男人,對方卻打破他最後一次絲希望請點了頭,心灰意冷的跌坐在椅子上,完全無心想再跟大俱利伽羅交流,最後失神的離開御望。

  「喂!走路不長眼睛嗎!」

  「抱歉。」長船隨意的道歉,他不想惹事。

  「啊?這是道歉該有的態度嗎?本大爺的肩膀受傷好歹也要十萬醫藥費、還要五萬的撫平內心心靈的慰問金吧!」

  「是你撞我,我都還沒跟你要賠償金和慰問金。大爺我心情不好,聽懂了就滾,OK?」

  「哈哈哈哈,哪來的土包子,連我們伊吹老大都不知道嗎?」

  「我是不知道,不過我知道你們等下會趴在地上求饒。」

  兩三下解決了那群包圍他的混混,回神發現他又站在御 望的門口,抬頭還可以看見上頭大俱利伽羅房間還亮著燈。

  突然感覺到後腦一陣鈍痛,有人從背後給他一棍,他只能看著燈火處倒在地上;由於夜深人靜,根本沒人發現受重傷倒在路上的長船。

  此時,御望的大門打開,裡頭的人一見到受傷的「燭台切光忠」,緊張的跑到他身旁,發現人已經昏迷過去;將對方的手臂繞過他,攙扶他的腰,一步一步艱難的把人搬運到房間。

  好在他的房間是單人房,再加上店長特別交代所以四周都是空房或是拿來擺放雜物。

  「光忠,真的是笨蛋啊⋯⋯」大俱利伽羅把傷患放到他床上,再用清水幫他洗淨身上的傷口,最後上完藥才鬆口氣。

  大俱利伽羅用手輕觸燭台切光忠的臉,輕巧的勾勒描繪他的輪廓。

  你已經長成非常英俊的男人了,皮膚也變得光滑,看起來是被好好照顧了,這樣我就放心了。

  「晚安,光忠。」大俱利伽羅在對方臉上印下一吻,便趴在床邊進入睡眠,這一晚是他這幾年來難得熟睡的一次。



 翌日清晨,大俱利伽羅發現他不知何時握住燭台切的手,好在對方還沒清醒,他可以裝作沒事。

  「嗯⋯⋯呃!」長船睜開雙眼,四周陌生卻又熟悉的擺設還有被握住的手,手心傳來的溫度令他感到愉快。

  「醒了?」大俱利伽羅放開燭台切,戴回冰冷的面具,把一套乾淨的男裝丟到對方眼前,那是他的客人送給他的,他有時候半夜會穿上它偷跑出去;也是因為如此,他才會撞見倒在門外的燭台切光忠。


  「是伽羅醬救了我嗎?」

  「快換上衣服,我帶你從後門出去。」不願意多做解釋,只想早點讓人離開房間;他不想被發現帶了男人回房過夜。這樣他半夜就不能再偷跑出去散心了。

  「謝謝你,伽羅醬真是人很好呢!」

  「囉嗦,快換!」

  長船俐落地換好衣服,大俱利伽羅忍不住看呆了一下,馬上又恢復正常打開房門,探頭出去查看走廊狀況。


  由於現在是清晨,大夥還在床上夢周公,誰也沒注意到有兩道身影悄聲晃過走廊。

  兩人一路無阻的下樓,大俱利伽羅替光忠偷開後門,卻發現門外有不少不良份子徘徊,於是他們又退回屋內。

  此時御望的大門卻被人撞開,好幾十個凶神惡煞的男人,手持武器闖了進來,大聲嚷嚷著要負責人出來。

  大俱利伽羅要燭台切躲好不要出來,交給他處理就好,燭台切光忠哪肯,那群人擺明就是衝他而來的,讓他出去才是最好的方法。

  「閉嘴,這裡是御望,是我的地盤。」

  大俱利伽羅把燭台切藏好,隨手抽了條絲巾遮住大半部臉才從裡面走到人群之中。

  「請問,你們有什麼事嗎?」

  「啊!?你是這裡的負責人是嗎?」伊吹不屑的鄙視眼前矮他一顆頭的人。

  「我不是,但是你們吵到我睡覺了。」

  「不是出來充什麼面子,滾一邊去。」伊吹推開大俱利,大俱利被推倒在地上,衣服也不慎滑落下來,露出大片香肩,伊吹忍不住對眼前的景象吞了吞口水。

  「果然是野蠻人。」大俱利伽羅拍了拍身上的塵埃,整理好儀容,悠然自得的重新站起。

  「你說什麼?!」伊吹揪起大俱利的衣領,一個用力,撕毀大俱利單薄的衣衫。

  大俱利伽羅光潔的背部一條精緻的龍盤旋在此,龍尾則乖順的纏繞在左手臂上頭。


  這是長船從躲藏處出來看見的畫面,他還來不及在為大俱利背後的黑龍吃驚,他先是反射性擋在大俱利身前,不讓其他人再看到大俱利的身體。

  「這是在吵些什麼呢?」一道清麗的聲音從兩人後方傳來。

  御望的老闆滿臉笑容出現,身旁跟著是戒備中的小狐丸。

  「長船先生可以幫我送俱利回房間嗎?」

  「好的!」聽話的帶著大俱利回到他的房間,他等到對方重新換好衣服坐到床上才重新開口。





  「為什麼?」

  「廣光已經死了,在你面前的是大俱利伽羅!」

  「你說......什麼......」  


  「你所要找的廣光在十年前就已經跟著光忠一起死在大火裡面了!」


  「什麼意思⋯⋯?」


  「廣光在十年前死了,從火堆中重生的是大俱利伽羅,這樣你懂了嗎!」

  「既然知道了伽羅醬就是我要找的人,我也不會輕易放棄的!我一定會帶你離開這裡。」長船也不肯退讓,好不容易都看到了一線希望,若大俱利伽羅真是他要找的人,說什麼他也要把人帶走。

  「不需要,你不要再來了!」大俱利伽羅站起身把燭台切光忠從椅子上拉起來,連人拖到門口想把對方趕出去,卻迎面碰到正走進來的老闆。




  「正巧阿,我剛好有些話想跟你們說,坐下吧。」

  三日月宗近揮手要兩人坐下,他則是坐在小狐丸替他搬過來的椅子上。

  「我就開門見山地說了。長船先生,你願不願意替俱利贖身?」

  「我願意!」「我不願意!」異口同聲的回答,三日月聽見只是勾起笑容。

  「贖身的金額可是一百萬唷,長船先生,您可要考慮清楚啊。」

  「可以讓我分期嗎?」

  「俱利你怎麼說呢?」三日月宗近看向身為主角之一的大俱利伽羅。

  「我不需要別人幫我。」

  「但是,若是長船先生不替你贖身,那麼他作為看過你背部的男人,我們只好讓他消失了。」三日月示意身後的小狐丸,小狐丸抽出放在腰間的刀,看不出像是開玩笑的走到燭台切光忠面前,冰冷的刀鋒也架在他的頸邊。「若是......俱利你自己贖身的話,只要一半金額就可以了,但是你得跟長船先生走,如何?」

  「......好。」大俱利伽羅遲疑幾秒後答應,並且從櫃子裡頭拿出他積蓄已久的金額,不多不少正好三十萬。燭台切光忠見狀也拿出二十萬的支票,一併交給了老闆。

  三日月宗近點收過後,轉頭看向小狐丸;小狐丸從懷中拿出一開始大俱利伽羅的賣身契交給了大俱利伽羅。


  「今晚,是你的告別會,我早已幫你準備好衣服了。就穿它去表演吧,當作是我們給你的最後禮物。」

  彷彿早已料到大俱利的回答,三日月微微一笑。他從拿出一套鮮紅色的和服,袖口部分繡著華麗精美的黑龍,上頭並無多餘的綴飾卻能完美的襯托出大俱利伽羅的氣質。

  大俱利伽羅將長髮盤起來,把他細心珍藏的髮簪戴到頭上,最後在唇上抹上鮮紅的胭脂。

  大俱利不同於以往的豔麗讓燭台切光忠看呆了,張著嘴卻吐不出半句話。


  最後,大俱利伽羅宣布今天是他最後一場演出,並且拿出他的賣身契在眾人面前撕毀,這動作代表著他以後不再是御望的人,他已經自由了。


  * * *

  隔天清晨,大俱利伽羅在三日月宗近和小狐丸的護送下踏出這個陪伴他十多年的「家」,在門口等候他的是身著正式西裝的燭台切光忠。


  「謝謝你們的照顧,再見。」


  「再見了,好好保重。隨時都歡迎回來找我們,我會給你準備好吃的東西。」三日月摸著大俱利的頭說,再怎麼說眼前的大俱利也算是他半個兒子,真要放他走,內心還是有些不捨。


  踏上了長船準備的馬車,大俱利伽羅就不再開口說話,只是從為數不多的行李袋中拿出昨晚表演的那隻髮簪。


  「好美的髮簪。是心上人送的?」

  「秘、密。」

  「什麼嘛,伽羅醬!!告訴我嘛~~」


  大俱利伽羅不再理會長船的騷擾,內心所想的是他又可以跟燭台切光忠一起生活,光是這點就足夠令他高興了;但在燭台切沒有恢復記憶之前,他是不會將這份心情透露半分。


  (TBC)

******************************************************

3/29燭俱日快樂!!!!!!!!

對不起拖了那麼久才生出第三章(艸)

我真的很不會寫長篇TT


第四章開始並不會再叫光忠長船了,光忠會正式的報出他的名字,長船只是化名而已。


评论
热度(7)

© 菲菲♠スタミュ好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