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菲♠スタミュ好き

大家好,我是都塚 菲
不用客氣想怎麼稱呼我都可以
但是請別用大大或太太稱呼我(我會害羞
是個還不成熟的寫手、Coser

本命:保志總一朗、百(i7)
希望可以和大家多多交流
文章也非常希望可以給些回應,能被人喜歡真的很開心W

目前創作的方向:飆速宅男、排球、黑籃、Free、刀劍亂舞、アイナナ

CP:東卷、山坂山、福荒
CP:大菅、月山、及岩
CP:黃笠
CP:遙真、伶渚伶
CP: 小狐三日、燭俱、鶴俱、安清安、一期三日、鶴ㄧ、浦亂
CP:ユキモモ(千百)バンモモ(万百)、54、23、63、樂紡

FC2 > http://hoshifuji.blog.fc2.com/ 有肉基本上都會放這裡

【燭俱/現paro】修煉愛情 (一)

*大企業家光忠X臥底警察俱利的設定 ,請參考化裝舞會那篇

*我的貼身俏女僕(仮)續篇  


*大俱利過去捏造注意,因為是偽裝身份所以個性上會有些許調整

*有點矯情的兩人(?








以上接受者再往下看

BGM- JJ 修煉愛情 或是 曲婉婷 - 我的歌声里 





 自從燭台切光忠提出要他假裝是自己的情人之後,對方就開始當成他是大俱利的戀人。

  每天上下班準時接送,晚餐也天天兩人膩在一起吃,假日更是有一天被拖出門約會。

  這樣的關係公開讓公司不少女性員工心碎,大多數人嫉妒大俱利卻又不敢發作,因為他們知道燭台切可不像表面那般好惹。

 一開始大俱利伽羅很覺得燭台切這樣很煩,但是這層關係可以得到一些消息讓他默許了燭台切光忠的行為。


 但是最近大俱利伽羅感到煩惱,他對於身旁多了個人陪伴感到心安,但是一想到自己的真實身份就內心揪緊。他不想要欺騙燭台切光忠,但是又怕對方愛的只是『廣光』這個偽裝,在燭台切知道真正的他之後會用嫌棄的目光看他,光想像就令他覺得難受。


 「俱利伽羅,你知道我找你出來是想說什麼吧」長谷部一臉凝重地看向大俱利伽羅。

 兩人在每個月一次相約交換情報的地方見面,那是一家再巷子中不起眼的咖啡廳,他們選擇最隱蔽的角落集合。

 「知道。」大俱利十指緊扣,低頭不多做回應。

 「既然知道,那我給你一個禮拜的時間處理」長谷部看著眼前一臉凝重的姪子也不好再多說什麼。


   從小雙親就因事故去世,被認為命中代剋的大俱利伽羅被親戚之間像皮球一樣推來推去,看不下去的他決定要撫養大俱利伽羅,這也是造成大俱利伽羅這樣的性子的主要原因。

  其實長谷部不會反對有人想要代替他陪伴、甚至是照顧大俱利伽羅,但是這個對象偏偏卻是他們這次調查的目標,這個目標太過危險他說什麼也不能讓他最寶貝的姪子被捲入危險之中。得要趁他還沒深陷下去前解決這層關係。


 「......好」

 「任務那邊已經有新人替你接上,你就放心地離開吧」

 「我知道了。」

 「時候不早了,吃完晚餐再走吧?」長谷部看了下手錶,心想機會難得跟大俱利伽羅吃頓晚餐也不錯。

 「但是光...燭台切已經派車來外面等候了」太過習慣叫對方名字,一時之間還改不過來。大俱利伽羅將燭台切傳給他的訊息拿到長谷部面前。

 「......你去吧,小心點」長谷部壓下心中對燭台切的不滿,擔心的叮嚀著大俱利伽羅。


   大俱利伽羅像長谷部道別,緩緩地走出了咖啡廳。一出來就看到燭台切靠在車上搓手呵氣。


 「等很久了?」大俱利伽羅走向要來接他的人身旁。

 「沒有,剛到」燭台切光忠站挺身子,接過廣光手上的包包,紳士的替他開了車門,確認對方做好才關門來到駕駛座上開往今天的目的地。


  沿路上大俱利伽羅只是注視著燭台切光忠的側臉,像是想要將對方的側臉給烙印在心中。


  注意到大俱利的目光,燭台切趁著紅燈時轉頭面向他,「我太帥看入迷了?」

  「專心開車」大俱利將燭台切的頭轉回前方,不想讓他發現早已通紅的雙耳。

  「廣光,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嘛?」

  「愚人節?」

  「好過分喔!小廣光是這麼想的嘛」

  「不是嘛?」除了愚人節比較接近,他想不到其他的節日了。

  「當然不是!今天可是我們交往一年的紀念日啊」

  「啊...。」他都忘記了,去年的今天是燭台切提出來要假裝交往的日子,原來不知不覺已經過了一年了,「是『假裝』交往」刻意強調了這個詞,用來提醒自己兩人根本沒有在交往,一切都只是為了替燭台切光忠抵擋公司不必要的爛桃花跟混淆視聽而已。

  「是是,假裝交往,就算如此還是有準備給小廣光禮物喔!」燭台切光忠將車停妥之後,來到另一側的副駕駛座替大俱利伽羅開門,伸手邀請對方,牽著大俱利的手走進餐廳。


  兩人一進入餐廳就吸引了眾人目光,燭台切帥氣的外表一直都是大家注視的對象,再加上一旁的大俱利伽羅清麗的外型,兩人的出現宛若一幅美麗的畫讓人捨不得移開視線。


  「還是跟以前一樣吸引女性目光啊…」

  「你吃醋了?」

  「才、才沒有!」假裝在看菜單,實則掩飾被對方說中心情的羞恥感。

  「但是,菜單拿反了喔」燭台切刻意戳破大俱利伽羅的辯解,惹的對方立刻翻轉菜單並點了最貴的套餐。燭台切好笑的看著眼前人兒的反應心情愉快地笑了,讓他回想起一開始的邀約也是如此,並跟著點了一份套餐。


  兩人愉快的享用了這次的餐點,雖然大部分時間都是燭台切再提話題大俱利只負責給予回應,對於這樣的模式燭台切不感覺厭煩,反而還樂在其中。


  「廣光,你願意收下這份禮物嘛」燭台切光忠從懷中拿出一個包裝精美的禮物和遞到大俱利伽羅面前。

  大俱利伽羅盯著那個小禮物好一陣子,下定決心般地打開了它。

  原以為會是一只戒指,沒想到卻是一把鑰匙,大俱利伽羅將鑰匙拿起來「這....難道是....?!」

  「沒錯,是世界上唯二的我家鑰匙喔!」

  「……」

  「廣光,我想差不多也該正視我們的關係了吧」燭台切光忠撐著頭說,他老早就想要將這段關係昇華成真正的交往狀態,他能感受到廣光對他的感覺跟他是一樣的。

  「一個禮拜後告訴你答案,今天累了想回去休息」大俱利伽羅收下鑰匙,站起身準備離開。

  「我送你回家」燭台切光忠暗自竊喜,沒想到他的廣光是如此害羞的人不肯當場給答案反倒是想給他個驚喜才會這麼說吧。


  燭台切光忠將人平安送回租屋處,給了個告別之吻才目送大俱利伽羅進屋。


  大俱利伽羅將鑰匙放在桌上,回想起不久前燭台切光忠對他說的話,內心愉悅地勾起嘴角,想像著他潛入燭台切光忠家中給他驚喜然後對方吃驚的反應;卻又想起他叔父一臉凝重的勸戒,本來的美好想法全數掃空,現實的壓力席捲而至逼迫他不得不面對。


  大俱利伽羅為了轉移注意力,開始收拾行囊,好在他本身的私人用品不多很快就打包乾淨,從長谷部那裡得到來接替他任務的下線,開始整理要轉交給對方的資訊,當然燭台切本身的聯絡方式跟個人機密他沒打算告訴新人,這算是他對燭台切光忠最後一點心意。


  當他收拾到掛在他衣櫃外頭,燭台切光忠借給他避寒的西裝外套,當時候舞會的回憶湧現,忍不住回想起當時後燭台切那雙大手的溫度,眷戀的撫摸著那件外套。大俱利伽羅將外套折好收進防塵袋中,收到一個提袋中打算還給對方。


  最後他寫了一封辭職信給燭台切光忠,那是一封制式化的請辭信,信中完全沒有提到任何要離開的話語,將信和鑰匙封入信封袋中一起放到裝有西裝的提袋內。


  一個禮拜過後下班時兩人一同搭電梯往停車場方向移動。燭台切光忠按耐著性子,但是他迫切想知道大俱利伽羅的答覆,途中幾次偷瞄對方但是都沒看出任何反應,為此感到有些沮喪的替對方拉開車門再走回駕駛座上開車送人回家。


  沿路上兩人都沒有開口,大俱利伽羅抱緊懷中的提袋,幾度想要開口卻忍了下來,一直到燭台切光忠將車停在他租屋處門口。


  「光忠。」最後一次呼喚燭台切的名字讓大俱利伽羅有些艱難的開口。

  「嗯?」燭台切光忠聚精會神地轉頭看著廣光,他內心期待這一刻期待很久了。

  「這個給你,一定要回家才能看喔!」大俱利伽羅將抱在懷裡的提袋塞到燭台切光忠的懷中,特意叮嚀對方不可以偷看才打開車門準備下車,卻又突然轉身一手遮住燭台切的嘴巴整個人湊上前去,在手上親了一下,趁對方還愣住時在他耳邊說,「我喜歡你,再見。」說完飛快地跳下車跑回屋內。


  燭台切光忠因為心上人突然的主動內心雀躍不已,要不是還得維持形象他早就想要大喊出內心的激動。


  將大俱利給他的提袋放到原主人的座位上,代替對方陪他一起開車回家。他回到家也不急著打開,緩慢地清洗乾淨才終於打開提袋檢查裡頭的內容,一看到他的西裝他就回想起兩人第一次在舞會上見面的狀況;當時他正被一群庸俗的女人們給包圍正覺得厭煩,那一抹紅色的身影闖入眼簾,一下子就吸引住他的目光,看著他被纏上按耐住想上前解救的衝動,刻意觀察對方的行動判斷,假裝巧遇其實是刻意為之的行動順利的讓他邀請到對方跳舞。


  沒想到對方其實也會跳舞只是不肯承認,沒有刻意戳破對方反而提出飆舞的要求,在飆舞的過程中他被那抹紅所散發的魅力給吸引,深深的陷入那舞裙所畫出的漩渦中;最後他解救了遭遇水難之災的人兒,這件西裝外套就是當時他怕對方著涼而隨手披上,在因為他有些踰矩的行為嚇跑了對方,西裝外套也隨之一起消失。


  如今,西裝外套又回到原主人手上,早已清洗乾並仔細保存的包裝可以透露出對方是多麼看重這件外套,一想到此燭台切光忠心情愉悅到極點。


  他注意到裡頭還有一封信,他認得出上面的字跡是屬於廣光,迫不及待將信封撕開,拿出了一封信跟他當初給對方的那把鑰匙。

  

  燭台切光忠捏緊手中的信,抓起桌上的汽車鑰匙駕車前往大俱利伽羅的租屋,當他趕到的時候早已人去樓空,裏頭的空屋彷彿根本沒住過人一般,他頹喪地回到了車上,腦中一片混亂;他分不出來到底哪些是真實哪些是虛假,他能感受到廣光對他的感情是真的,但是這間空屋又告訴他彷彿根本沒有廣光這號人物。


  他不相信過往時日的種種全部都是演出來的,一開始可能真的是演戲,可後來他卻不這麼認為。


  燭台切光忠回到家中又仔細地看了幾次廣光寫給他的信,從信上看不出任何破綻,只是格式化的提辭職。    

  燭台切光忠不願意相信廣光會這樣不告而別,至於真正離開的理由他想找到本人親自清楚,若沒有聽到廣光親口告訴他真相,他是不會相信任何一切。


  燭台切光忠開始大規模地展開搜索廣光的行動,到處張貼著廣光的照片尋人,每晚下班也會在大街上發傳單就是希望可以早日找到人。


  大俱利伽羅在跟燭台切光忠分別之後,就搭上飛機回到了他所待的城鎮,那是個和他所臥底的城市相隔好幾百公里的城鎮。


  在飛機上大俱利伽羅握緊手中的手機,那個是當初燭台切光忠說要用情侶機強迫性的拉著他當場買了一對手機,在他強烈的反抗下燭台切光忠才放棄要買粉紅色而改成紅色款,燭台切光忠自己則是拿同型號藍色款;手機裡頭他只有存燭台切光忠的手機號碼,剛輸入完成後沒多久顯示暱稱就被對方擅自改成「親愛的」,好幾次想改回來卻在被對方發現後改成更加羞恥的顯示名稱,放棄掙扎勉強的改回最初的設定才讓燭台切光忠滿意的不再更改。這支手機充滿著他對燭台切光忠的一切,出於私心就不歸還也不當作證物呈交給上級。


  「大俱利伽羅,歡迎回家」長谷部一接到大俱利傳給他已經上飛機的消息,迅速地收拾一切駕車前往機場,搶到最佳位置開始盯著出關口,就是想讓大俱利伽羅一出關就能看到他。

  「我回來了」大俱利伽羅一通關,馬上就看到叔父站在外頭,拖著行李走到叔父面前,等著他的是長谷部給的一個擁抱。



(TBC)



******************************************************************

很認真的打算補完後續,但是在寫大綱的時候靈感爆發打完想寫的部分發覺早已爆字數,因此只好分成好幾篇來發(艸)

在打大綱的過程幾度我很想揍燭台切

而且打完這一篇其實才用到了三條點而已(抹臉)

有任何覺得OOC都歡迎指教,看是要私訊還是留言都可以

結局已經決定好了,至於是HD還是BD要取決於大家是怎麼看的了W


如果真的喜歡,拜託請留言跟我說一下感想啊,真的很想知道大家看了之後會有什麼想法。

每次都要這樣說,每次卻沒有任何人會願意留言,真的很難過啊QQ

不過是想要知道對於這篇文章的看法,難道真的要我發到貼吧去嘛(X

评论(33)
热度(11)

© 菲菲♠スタミュ好き | Powered by LOFTER